合作

為了讓第一次創業的人更快了解「創業」是怎麼一回事,appWorks 每週三早上固定邀請網路創業的前輩們來跟育成中的團隊分享心得。團隊們除了能藉由他們的經驗中學到創業精神,也因此有機會跟前輩們交流

合作,可以說是 appWorks 最核心的價值,也是我們創造這個平台的最大用意之一。舉例來說,四月初剛達到一百萬人次訂位的 EZTABLE,很早就開始透過開放 API 來與其他團隊合作,一起開發餐廳預訂的好用 Apps。EZTABLE 還提供分潤機制,藉由與其他團隊共榮共存來替台灣的餐飲業創造更多價值。另外,國內最大的比賽資訊平台,第二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畢業的獎金獵人與第四屆畢業的線上出版工具開發團隊 Fliper,也在近期共同舉辦 urworks 線上更新一代設計展,透過線上展覽平台,讓台灣年輕人的軟實力有機會讓全世界都看到。

是的,我們希望本著善意的不只是 appWorks,而是整個網路圈的人。台灣已經夠小了,學會合作、團結、創造多贏,我們才有可能跨出這裡,跟來自全球的一流團隊們競爭世界的舞台。

國泰金、群聯電、聯合報等法人聯手成立「本善基金」,共拼千億 APP 經濟

近年來由於 iPhone、iPad 與 Android 等智慧裝置在全球熱銷,開啟所謂「後 PC 時代」,嚴重打擊 PC 產業的成長,使我國科技製造業頓失長期仰賴之重心。為了促進台灣產業升級,經濟部於去 (2011) 年規劃上億預算,喊出打造台灣成為「全球 App 發展重鎮」的願景,期望原以製造為重心的本土科技產業,能夠在「後 PC 時代」升級成為全球軟體、內容服務的中心。

國泰金、群聯電子、聯合報、與華威聯手成立「本善基金」

為了響應政府發展「App 經濟圈」計畫,國泰金控、群聯電子、聯合報集團,以及華威集團等法人聯手,於日前成立「本善創投基金」,委由之初創投管理,計畫五年內以三億資本,投資國內 100 家 App 創業公司,並將注入五大法人之集團資源,期望推動台灣成為國際 App 生態重鎮,帶動超過千億產值與創造超過千個工作機會。

全球 APP 商機正夯

根據調研機構 ABI Research 於今 (2012) 年二月出版的研究報告顯示,全球行動 App 市場 2011 年總產值高達新台幣 2,550 億元,未來五年年複合成長率高達 40%,預計於 2016 年突破 1 兆新台幣大關。另外,除了 App 的銷售,今年一月出版的 eMarketer 報告也舉出行動廣告市場將在未來 5 年呈現爆炸性成長。以北美為例,行動廣告市場將從 2011 年的 435 億台幣,以年複合成長率 49.5% 的速度,在 2016 年成長至 3,249 億台幣的規模。

法人成立「本善創投基金」抓住 APP 熱潮

看見全球 App 商機,國泰金控、群聯電子、聯合報集團,與華威集團等法人聯手,於今 (4/6) 日舉辦「本善創投基金」成立記者會。群聯電子董事長潘健成先生特地到場致詞。以大馬僑生身分在台白手創業起家的他,特地勉勵在場的數百位青年創業者,要有膽量,勇於挑戰這個世界。

隸屬聯合報集團的聯合線上公司總經理劉永平先生則有感而發,以自己集團內創業的經驗鼓勵大家創造新的商業模式。

過去十年來台灣投資表現最佳的華威創投集團,由執行副總張志成先生代表出席,表示由華威在兩岸三地的布局,加上之初創投早期育成的成功模式,必定將台灣 App 團隊推向世界的舞台。

委由之初創投管理

本善創投基金成立之後,將委託由之初創投負責管理。之初創投 (appWorks) 於 2010 年設立,深耕台灣 App 經濟圈達兩年之久,已育成、投資超過 80 家新創 App 團隊,包括榮獲北美《紅鲱魚》評為全球科技 100 強的「Richi 里斯特」、「獎金獵人」,及獲破壞創新大師克里斯汀生投資的「EZTABLE 易訂網」,都是從之初創投著名的「appWorks 育成計畫」成功創業的網路新星。

appWorks 育成計畫

開始於 2010 年 6 月,appWorks 育成計畫結合種子資金與專業育成,提供創業者一種更高成功率的創業方式。每六個月一期,創業團隊進駐 appWorks 育成中心,接受最全面的顧問、輔導,將產品和商業模式調整到最佳狀態,最後在 appWorks Demo Day 活動向近千位出席的投資人、媒體與業界代表介紹成果,大大提升創業團隊在市場上取得成功的機率。

本善基金加持

本次募集的三億元新台幣本善創投基金,其目的就用來投資經 appWorks 育成計畫培育而出的本土 App 創業團隊,提供這些明日之星種子與早期擴張所需要的資金,讓他們可以擁有足夠的糧草彈藥,放手在國際市場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團隊們一較高下。

集合之初創投的育成能力、本善基金的創業資本,以及五大法人的集團資源,台灣成為全球 App 開發重鎮的願景,似乎又離實現更接近了一步。

關於國泰金控

國泰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是台灣最大的金融控股公司,持續領先的金融產品與服務供應商。旗下主要子公司包括國泰人壽、國泰世華銀行、國泰世紀產物保險公司、國泰證券投資信託與國泰證券公司。截至 2011 年底,公司總資產超過 1660 億美元,客戶數量超過 1200 萬。近年來,國泰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於中國大陸與越南開設了人壽保險、財產與意外傷害保險及銀行營運部門,成功增加了該公司在亞洲的市場佔有率。

關於群聯電子

群聯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 2000 年,以隨身碟控制 IC 產品起家,致力於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完整技術的開發及提供,及各種快閃記憶卡技術服務諮詢。首創全世界第一個快閃隨身碟控制晶片 (自有品牌產品為 PenDrive ),其後在 IC 設計技術上持續領先,亦主導應用產品新概念形成與生產的做法,積極成為世界前三大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之提供者及技術主導先驅。

關於聯合線上

聯合線上股份有限公司由聯合報系於 2000 年成立,以成為中文市場頂尖全面內容服務提供者為目標。主要事業體包括聯合新聞網 udn.com 及聯合知識庫 udndata.com。2005 年核准公開發行,2006 年於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之興櫃市場掛牌(證券代號:3505)。2010 年度營業額超過新台幣貳億貳仟萬元。

關於華威集團

華威集團係由一群擁有累計超過 200 年投資經驗的專業成員共同創立的。自 1998 年創立以來,華威始終秉持著「整合全球资源,創造綜效事業」的使命。如今,華威已發展成為亞洲成長最快速的私募股權投資企業之一。十餘年來,華威專注於開拓與創造大中華地區最具發展潛力的企業。透過在上海、北京、重慶、台北和美國的分支機構及運用系統化的獨特投資策略,提供所投資企業更多的附加服務,並為股東創造更穩定可觀的投資回報。過去 12 年來,華威的平均年化投資回報率超過 35 %,所投資的 140 多家企業中,已經有 40 家實現 IPO,另外有 24 家通過併購方式退出。華威目前管理的基金規模達到 10 億美元,基金的投資人由美國、歐洲、日本、新加坡、中東和台灣的捐贈基金、大學基金、養老基金、金融機構、上市公司等頂級機構投資人組合而成。

關於本善創投基金

「本善創投基金」的正式名稱為「本善創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由國泰金控、群聯電子、聯合報集團、合裕管顧、華威集團與之初創投聯合成立,初期資本額三億,計畫於五年內投資 100 家台灣網路與 App 新創團隊。

關於之初創投

appWorks Ventures 之初創投於 2010 年設立,深耕台灣 App 經濟圈達兩年之久,已育成、投資超過 80 家新創 App 團隊,包括榮獲北美《紅鲱魚》評為全球科技 100 強的「里斯特」、「獎金獵人」,及獲破壞創新大師克里斯汀生投資的「EZTABLE 易訂網」,都是從之初創投著名的「appWorks 育成計畫」成功創業的網路新星。

新聞聯絡人

之初創投經理 楊雅朱
Phini Yang, Associate, appWorks Ventures
phini@appworks.tw
02-2765-0757

有人商量

還記得小時候媽媽說過,若是當獨生子女,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

我那時候不太理解,擁萬千寵愛於一身到底有甚麼好辛苦的 — 獨生女多好啊!像公主一樣!直到後來遇到爺爺驟逝的事情,我才突然理解媽媽為什麼這樣說。

大一下的某個尋常下午,天氣有點熱,正準備要去上現代小說選讀。突然接到媽媽的來電,風雲變色。

“爺爺快不行了,你趕緊搭最近的一班火車回來”

趕回台中,爸媽和年邁的奶奶焦急的等在急診室外面,爺爺的情形據說非常危險。穿著白袍的醫生走出來臉色凝重地對著爸爸說:  “林先生,你必須馬上做出決定,不開刀,你父親只剩下48小時,開刀,雖然會面臨大出血的風險,但可能還有20%的存活率”

20%!?  這在家屬耳裡真的是和宣判死刑無異。

奶奶早已慌了,剩下捏主意的人,只有爸爸一個。爺爺其實有三個孩子,我的姑姑不幸在懷孕時意外過世,叔叔長年在大陸打拼事業,不在家。

可想而知 ,當時爸爸必須做出來的決定,有多麼沉重。他想盡辦法的要用國際電話連絡到叔叔,跟他一起做這個決定。後來,爺爺還是在兩天內走了。(當時正逢端午節,身為台商的叔叔,在機場困了三天,才回到家見父親最後一面。)

在送爺爺回家的最後一程途中,媽媽又提起了身為獨生子女可憐的地方。”你看,如果只有一個人,要扛起這所有的事情,是多麼辛苦又沉重的事情,父母親出了甚麼事,也沒人可以商量。在那個時間點我感受到了了這句話的力道了。沒人可以商量,在遭逢巨變或是面臨難關的時候,真是有苦也說不出。

自從加入 appWorks 以來,多少也看過幾次這樣的事情,創業團隊突然面臨外在非常巨大的壓力、脅迫、甚至是法律興訟的威脅。在那個當下我相信他們是很惶恐的。但是,他們跟在外單獨打拼的團隊不一樣(獨生子女),在這裡,他們有兄弟姊妹,他們有靠山,可以一起”商量”。

雖然有幾次看起來真的非常驚險,但是靠著群策群力,大家一起想辦法,找幫手,在那樣的時刻,創業團隊不會是孤單的獨生子。

在 appWorks,你有很多兄弟姊妹可以商量。他們也都願意為你,伸出最即時的那一雙手。我認為,那就是這個 Community 最有價值得地方。

By Yvette

 

 

 

 

 

(圖片來源: One Tonne Life, CC licensed)

 

 

 

歡迎來到創業家的天堂 — 我看「超級天使」

昨天晚上抓住了空檔,把一些累積的文章和影片,一口氣消化完畢。最主要是在追一個跟創投息息相關的主題,也是矽谷最近的大辯論,那就是「超級天使」 (super angels) 的興起對創投有什麼影響,對創業團隊又有什麼影響。它是矽谷創新的代表嗎?還是帶有扼殺偉大公司的風險?

超級天使?

「超級天使」是什麼?簡單的說他就是專業的種子基金。以往,「天使投資人」只投資自己的錢,所以每個人每次大多只能投資 2 萬到 5 萬美元。相對的,創投基金由於管理成本的考量,往往則不能投資美金 1-2 百萬以下的案子。

所以,當一個創業團隊需要的金額是介於這兩個額度中間時,這往往代表著麻煩。如果你想募 50 萬的種子資金,那否則你就要同時跟 30-50 個天使投資人談 — 這是一個時間成本相當高的過程,否則你就要編個故事去跟創投募 1-2 百萬 — 問題是你根本不需要那麼多錢,更不需要這麼早就把這麼多 % 賣掉。

於是,矽谷的創新引擎開動,超級天使因應而生。他們是天使投資人,但是也掌管一個 (相對) 小規模的基金,專門投資10-100萬美金的案子。這些基金的出現,剛好填補了資金市場上這個重要的缺口,讓創業者的需求得到了滿足,於是乾枯了將近十年的早期投資,又開始成為矽谷活動的重心。

而你想的沒錯,雖然說 appWorks 的中文名稱叫做「之初創投」,但從各種定義上去看,我們的確是一個超級天使基金。我們喜歡投資的金額在 10 萬美金上下,而投資的階段則都是在種子和早期。(更多關於超級天使,可以參考這篇 Knowledge @ Wharton 文章,或是這篇 WSJ 報導。)

不只是天使

更重要的是,這批以麥克‧梅波 (Mike Maples Jr.)、大衛‧麥克勞爾 (Dave McClure) 等為首的新一代天使,他們「超級」的地方還不只是投資額而已。這群人往往有第一手的創業經驗,所以對於一個成功網路公司需要的元素,從技術、平台、產品策略、市場定位、行銷通路、搜尋引擎到社群媒體,他們都可以給創業團隊莫大的幫助。

這樣的輔導能力,和傳統的天使和創投非常不一樣。以往,天使被認定是「射後不理」的投資人,而創投能給的幫忙,則大多是在公司的營運、財務和組織等「規模化」層面。然而, 一個剛起步的創業團隊需要許多的幫助,尤其集中在在產品、服務、市場等這些地方,但傳統的天使和創投卻常常無能為力。所以,當擁有創業背景的超級天使出現,他們所能提供的知識和經驗,剛好填補了這個重要的資源漏洞。尤其當「網路」這個行業隨著 15 年的發展,開始累積出許多像是搜尋引擎優化、社群媒體等,這些非常高深、不容易立刻了解的文化和規矩時,如果創業團隊能有一個超級天使投資人,他所能給的種種幫助就顯得更是可貴。

成本效應

不過最最重要的是,伴隨著過去三十年來資訊、軟硬體、網路業的高速發展,創業成本也因此大幅降低。這讓創業團隊對於外來資金的需求跟著大幅減少,也讓發牌的權力漸漸從創投的手上,轉移到了團隊的手上。所以「創投」這個產業才會被迫經歷上述的這些演化,無論是在投資金額上,或是在「服務」上,都必須要順應團隊的需求,才能爭取到好的投資機會和表現。所以,從很多角度去看,「超級天使」的誕生,都只是市場機制運作的結果。而這樣一個符合新環境需求的物種,當然比傳統的創投更有競爭力,也才因此造成矽谷 VC 圈的一陣恐慌。

而 appWorks,也就是在這樣的新秩序下誕生的。我們不斷強調提供的「價值」而不是資金;我們給團隊全方面的輔導,而不只是錢;我們專注在孕育成功的公司,而不是成功的退場;我們甚至修改基金的結構,只為了確認我們和團隊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所以,各位親愛的創業人,歡迎來到一個創業投資的新紀元,一個創業家擁有更多權力的天堂。我們是 appWorks,屬於你們的超級天使。

參考影片:

Mike Maples at the Founder Showcase

Super Angel v. VC SMACKDOWN, Part 1

Paul Graham on Founder Power

(Pic via k-ideas@flickr under CC license, from the moive, “The Social Network”)

“邪惡的創投”

我得承認,在我不長不短的 11 年創業生命中,我是看過一些「惡質的創投」。這些人會用一些小伎倆,來佔創業團隊的便宜,例如:明明是要投資競爭對手,卻讓你來簡報幫他自己做功課;或是明明有興趣要投資,卻故意等你錢快花完的時候,再用比較好的價位進場。

姑且不論會發生類似的狀況,是這些創投太過份,還是創業者們多多少少也少做了些功課,讓自己陷入窘境。反正壞事傳千里,這些少數人的作為,的確為我們整個創投圈帶來不少的麻煩。無論我們做什麼事情,總是很容易被認為「此必有詐」、「另有陰謀」。而創投,也很常常很容易被拿來和「剝削創業者」、「邪惡的資本家」作聯想。

不過今天的這篇文章,我並不是要幫整個創投業辯護。就像任何行業一樣,VC 圈子裡也是什麼人都有,所以沒什麼好幫他們辯護的。今天要講的,是我親身的經歷,也是為什麼會促使我想要有朝一日成為一個偉大的「創投家」,最重要的原因。這個人就是掃描器的發明人,全友的核心團隊成員之一 — 謝志鴻博士。在我們的口中,他則是 Bob。

Bob 和我們 (碩網創業團隊) 是在 Web 1.0 時代著名的橋傳播 ”The Kitchen” 認識的,時間是 99 年。雖然當時我們只是一群小毛頭,一半的人連大學都還沒有畢業,什麼都不懂就嚷嚷著要作台灣的戴爾電腦 (Dell),Bob 和他的兩位合夥人幾乎是二話不說的就把一大筆錢託附給我們。

而打從第一天起,Bob 就不只是一位投資人。當我們需要更多資金,Bob 很快幫我們拉來了台灣工業銀行、威盛等重量級的策略夥伴一起投資。當我們需要客戶,Bob 馬上幫我們引見重要的企業負責人。當我們的組織需要紀律,Bob 就細心的講解大企業的架構讓我們參考。當我們幾個創辦人覺得迷網,Bob 就找我們去他家烤肉,幫我們解惑。

走過 2000 年的網路泡沫化,2003 年的 SARS,碩網從賠錢到賺錢,賺錢到賠錢,許多投資人急著把我們 write down, write off (列為壞帳),Bob 從來沒有一天抱怨過。他也從來沒有一次讓我們覺得他是高高在上的投資人,最後甚至跟我們幾個創業團隊成員,都變成了好友。

2003 年我跟他說我想出國念 MBA,未來也想往 VC 發展,他二話不說讓我去他任職的創投上班。我也因此有幸參與了許多增資案評估,也有了我人生第一個成功上市的退場經驗。

說得誇張一點,如果沒有當年 Bob 的大力幫忙,就不會有今天的碩網,也不會有今天的我。而也就是在這樣的經驗下,我才會立定志願,要當一個創投。而且不是一個普通的創投,要是一個像 Bob 一樣,讓創業團隊可以依賴,碰到問題第一個想到的好夥伴。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和四位夥伴創立了 appWorks 創投,然後接著又從創業人的角度出發,建構了 appWorks 育成計畫。我們為的只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 希望能夠給辛苦創業的團隊最棒、最有效的創業環境,和最多、最好的幫助。

所以,或許你可以一味的認定創投都是邪惡的。但也或許你可以多了解某些人在做的某些事情,然後再下判斷。無論如何,appWorks 育成計畫和我們五個人,都會在這裡張開雙手,歡迎有興趣的團隊加入。

第二屆收件只剩下幾天 (10/10 截止),還沒申請的人動作要快,期待看到你們的計畫。

(Picture via st3f4n@flickr under CC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