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創投”

我得承認,在我不長不短的 11 年創業生命中,我是看過一些「惡質的創投」。這些人會用一些小伎倆,來佔創業團隊的便宜,例如:明明是要投資競爭對手,卻讓你來簡報幫他自己做功課;或是明明有興趣要投資,卻故意等你錢快花完的時候,再用比較好的價位進場。

姑且不論會發生類似的狀況,是這些創投太過份,還是創業者們多多少少也少做了些功課,讓自己陷入窘境。反正壞事傳千里,這些少數人的作為,的確為我們整個創投圈帶來不少的麻煩。無論我們做什麼事情,總是很容易被認為「此必有詐」、「另有陰謀」。而創投,也很常常很容易被拿來和「剝削創業者」、「邪惡的資本家」作聯想。

不過今天的這篇文章,我並不是要幫整個創投業辯護。就像任何行業一樣,VC 圈子裡也是什麼人都有,所以沒什麼好幫他們辯護的。今天要講的,是我親身的經歷,也是為什麼會促使我想要有朝一日成為一個偉大的「創投家」,最重要的原因。這個人就是掃描器的發明人,全友的核心團隊成員之一 — 謝志鴻博士。在我們的口中,他則是 Bob。

Bob 和我們 (碩網創業團隊) 是在 Web 1.0 時代著名的橋傳播 ”The Kitchen” 認識的,時間是 99 年。雖然當時我們只是一群小毛頭,一半的人連大學都還沒有畢業,什麼都不懂就嚷嚷著要作台灣的戴爾電腦 (Dell),Bob 和他的兩位合夥人幾乎是二話不說的就把一大筆錢託附給我們。

而打從第一天起,Bob 就不只是一位投資人。當我們需要更多資金,Bob 很快幫我們拉來了台灣工業銀行、威盛等重量級的策略夥伴一起投資。當我們需要客戶,Bob 馬上幫我們引見重要的企業負責人。當我們的組織需要紀律,Bob 就細心的講解大企業的架構讓我們參考。當我們幾個創辦人覺得迷網,Bob 就找我們去他家烤肉,幫我們解惑。

走過 2000 年的網路泡沫化,2003 年的 SARS,碩網從賠錢到賺錢,賺錢到賠錢,許多投資人急著把我們 write down, write off (列為壞帳),Bob 從來沒有一天抱怨過。他也從來沒有一次讓我們覺得他是高高在上的投資人,最後甚至跟我們幾個創業團隊成員,都變成了好友。

2003 年我跟他說我想出國念 MBA,未來也想往 VC 發展,他二話不說讓我去他任職的創投上班。我也因此有幸參與了許多增資案評估,也有了我人生第一個成功上市的退場經驗。

說得誇張一點,如果沒有當年 Bob 的大力幫忙,就不會有今天的碩網,也不會有今天的我。而也就是在這樣的經驗下,我才會立定志願,要當一個創投。而且不是一個普通的創投,要是一個像 Bob 一樣,讓創業團隊可以依賴,碰到問題第一個想到的好夥伴。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和四位夥伴創立了 appWorks 創投,然後接著又從創業人的角度出發,建構了 appWorks 育成計畫。我們為的只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 希望能夠給辛苦創業的團隊最棒、最有效的創業環境,和最多、最好的幫助。

所以,或許你可以一味的認定創投都是邪惡的。但也或許你可以多了解某些人在做的某些事情,然後再下判斷。無論如何,appWorks 育成計畫和我們五個人,都會在這裡張開雙手,歡迎有興趣的團隊加入。

第二屆收件只剩下幾天 (10/10 截止),還沒申請的人動作要快,期待看到你們的計畫。

(Picture via st3f4n@flickr under CC license)

目標 2020 年

昨天 (6/30) 一整天參加了為了慶祝時代基金會二十周年,與 MIT (麻省理工學院) 聯合舉辦的「Vision 2020 Conference」,座談會上請到了包括半導體教父張忠謀等十多位台美各界學者專家,一起為大家擘劃未來十年台灣的競爭力來源。

總結八個小時的論述,基本上可以把未來十年台灣的競爭力,歸納在三個方向:

  1. 成為全球領先的「綠能」生產和使用國
  2. 繼續發展在華人市場領先的「創意文化」事業
  3. 透過「軟體」將電子產業帶到另一個高峰

而關於第三點「軟體」,各方都同意主要的發展會是在「雲端應用」上面,或者翻成白話就是「網路應用」和「手機應用」。MIT CSAIL 實驗室的 Victor Zue 教授也明白點出這個發展背後的兩大趨勢,就是「智慧手機普及」,和「網路即作業系統 (Web OS/或稱瀏覽器作業系統)」的成熟化,將讓日後大多的軟體應用,都透過手機作業系統,或者是瀏覽器來執行 (所以才是「網路應用」和「手機應用」)。

這些產業和學界專家的觀察,其實和我一直在本網誌倡導的主張,以及我們創辦 appWorks 的精神是非常一致的。一直以來台灣的硬體產業非常的發達,從代工出發,然後逐漸走向品牌。但是展望 2020 年,要讓我們在全球資訊業繼續佔有一席之地,那除了原本硬體的優勢,一個成熟的軟體產業,尤其是消費者應用,更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

Zue 教授也點出,台灣發展軟體產業,將有許多挑戰,像是如何善用硬體的優勢,如何發展創投等平台,如何從教育著手,如何改變廠商看待軟體的心態,以及政策端的支持等等。

這些的確都是我們一直以來面臨的課題,但是也不是沒有解答。appWorks 透過引進「育成創投」的模式,同時結合所有育成團隊,用「集體的力量」積極與品牌硬體策略合作,就可以一口氣改善前三個問題。

再加上我們背後整個社群 (也就是各位讀者) 的力量,我想改變大家對網路和創業的態度,我想是時間的問題。至於政府,我認為其實是很有心想要幫忙的,這個從上周末熱鬧的 IDEAS Show 就可以看到。我們要做的,只是更積極的讓他們知道,要如何幫助我們。

另一方面,我認為「軟體」和「文創」的發展是相輔相成的。或者換另一個角度說,軟體將可以把台灣的優質內容和一流硬體,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一個世界級的使用者經驗,讓全球的消費者,都可以在三個層面同時感受到來自台灣的創意

更重要的是,我想或許很多人沒有體會到,但是,台灣的未來已經落在我們的肩膀上。要讓台灣保持現有的競爭力,要讓我們的軟體,像硬體一樣在世界上發光發熱,我們需要一起來關心網路和創業的議題,更需要第一流的人才願意選擇創業,而不是去聯發科上班。

距離 2020 年,還有 10 年的時間。在那之前,appWorks 育成計畫將能培育出 200 個以上的雲端應用團隊。但是,這樣還不夠,我們還需要更多人的加入。問題是,你準備好了跟我們站在同一陣線上嗎?

尋找:酷斯拉

自從 appWorks 育成計畫開始接受申請以來,我們收到了不少問題,其中很多都是針對 appWorks 到底在找怎麼樣的團隊?

剛好前兩天 Cardinal BlueJohn 轉寄來矽谷創投家 — 馬克‧梅波 (Mark Maples) 一場演講的影片,裡面的比喻相當的好,所以我決定借來用。我們在找的,就是下一個酷斯拉

解釋什麼是酷斯拉之前,你得先了解梅波這個人的背景。他是矽谷這兩年竄紅的創投,被富比世雜誌評為美國八個創投潛力新星之一,腹下投資案包括 Twitter、Digg 和 Chegg 等知名網站。但是他也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創投家,這點你比較他和其他七位創投新星的履歷,就可以知道 — 他是唯一沒有網路創業經驗的。

就因為不是從網路產業出來,讓他特別能夠從一個外人的角度去看事情,也因此發展出了“酷斯拉”這樣的觀念。如果英文聽力還不錯的人,我建議你們直接去原始連結看這段影片,長度大概是一個小時,但是我保證絕對值回票價 (時間),會給你很多新的領悟。沒有時間的人,可以讀我下面的解釋,加上我對酷斯拉概念的補充。

酷斯拉的厲害

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知道,酷斯拉本來是一隻日本蜥蜴,受到核生化的刺激,演變成龐然大物,之後靠著沉潛海底,無聲無息的接近美國,然後忽然在紐約登陸,之後便橫掃千軍,所向披靡。

而把酷斯拉這個短短的故事比喻到創業上,其實隱含了有好幾個重點。

激變的過程

酷斯拉並不是生來就是酷斯拉,而創業團隊在蛻變成網路巨擘的過程中,也需要很多外來的刺激。而提供創業者這些關鍵資源,讓他們成長得更快,更強,強到幾乎像是突變一樣,這就是 appWorks 育成計畫的其中一個用意,

另一方面,梅波用酷斯拉突變,而不是用“建造航空母艦”這樣的概念來比喻,也是想要抓住在網路和軟體的世界裡面,一點點的關鍵資源,就能夠創造出驚人成績,這樣的概念。他點出市值 2,500 億美金的微軟,從頭到尾只募過 1 百萬美金的創投資金,而 300 億的 eBay 也只募了 5 百萬美金。這一點,在 appWorks 專注的 Web 3.0 領域,將會更明顯。例如去年九月寫過的 foursquare,靠著幾個員工,沒有創投資金,就達到了 6 百萬美金的第一輪投資前評價 (pre-money valuation)。而最近更傳出靠著第一輪募得的少少 135 萬資金,便一口氣衝破了一星期 120 萬次使用的關鍵數量。

潛水練功

在創業初期,大概不可能什麼事情都做對。因此就像酷斯拉靠著潛水一步步接近美國一樣,創業團隊也需要一段時間去犯錯、調整、修正、進步。這個階段,團隊們需要的是一個低風險的環境,沒有後顧之憂的去實驗和冒險。而 appWorks 育成中心所提供的辦公室以及軟硬體等免費資源,正是針對這樣的過程所設計。去掉了房租、水電、網路等固定成本,沒有了會計、營運、法務這些令人分心的雜務,創業團隊可以把全部的心力都專注在於產品上面,也就能夠用更快的速度,調教出更符合市場需要的服務。

潛力市場

而酷斯拉登陸美國這件事情,比喻的是一個大的潛力市場 (如果當初編劇寫的是夏威夷,那導演大概沒什麼戲可拍了)。所以要做酷斯拉,就要有挑戰一個潛力市場,而且關鍵字是“潛力”而不是“大”。也就是說,這個市場不一定已經很大,但是絕對要可以用邏輯去推測他能夠成長到多大。這個概念的例子非常多,例如 Google 之前沒有人知道關鍵子搜尋會是一個幾百億美金的市場,而 iPhone 之前也沒有人會料到手機應用有這麼好賣。但是你絕對可以想像當電子商務網站依賴搜尋引擎來導流量時,Google 可以分到一杯羹,而當電子商務成長,關鍵字廣告當然也就跟著起飛。而當手機變成電腦和遊戲機,想當然耳軟體銷售也會跟著行動化。

求不同 (同中求異)

梅波的庫斯拉還有一個重點,就是他是前所未見、與眾不同的。他的理論是當你很不一樣,靠著這樣的特色,會吸引來一群死忠的粉絲,而討厭你的人反正本來就會討厭你。相反的,當你只是比競爭對手好一點點,你很難說服任何人加入。這點我某整程度上贊同,但必須要在上述條件符合的前提下。一個很好的例子是最近大家都在議論紛紛的 PleaseRobMe.com (請搶我 — 見 MMDays 報導),他是很不同,但是也沒有任何潛力可言,就是白搭。相對的 Google 雖然不是第一個搜尋引擎,但是他是第一個只有搜尋引擎的入口網站。Facebook 雖然不是第一個社群,但是他是第一個只讓大學生加入的社群。

所以我認為梅波的求不同,應該延深為同中求異,也就是說不是比競爭對手好一點,而是跟競爭對手有差異,而且是對使用者有價值的差異,讓他們可以可以輕易了解的差異

你,準備好當酷斯拉了嗎?

梅波的最後一個重點,是每個平凡的蜥蜴都有可能一夕變成酷斯拉。比爾蓋茲 (Bill Gates)、馬克沙科博 (Mark Zuckerberg) 當初都只是 (排名不怎麼樣的) 哈佛資訊系裡面落後的學生,Google 創辦人當初寫的搜尋引擎連便宜賣給 Yahoo 都不要,Twitter 當初則是一個倒掉的 Podcast 公司內部的小專案,類似的例子舉都舉不完。

所以英雄跟出身沒有關係,怕的是你不敢去闖。能給你的支援,我已經全部整合成一個 appWorks 育成計畫,剩下的,就看你準備好了嗎?

離 3 月 7 號,還有兩個多星期的時間,我等你的申請書

(photo via donsolo@flickr)

2010 我有興趣投資的領域

2010 Bills

最近收到不少創業團隊的商業計畫,也有許多人在問 2010 我有興趣投資的領域。過年前我寫了一篇 2010 十大網路趨勢,其實許多答案”就在影片 (文章) 中”。不過為了讓這件事情更有效率,就讓我用今天的篇幅,再把 2010 我會看的領域,再稍稍解釋一下。

在開始前,有幾件事情我得先說明:第一,這個清單並不是靜態的,我的興趣將會隨著市場的變化而更動,所以如果你想創業的範圍,沒有在下面,不代表我不可能投資,所以還是歡迎你跟我聯絡。第二,這個清單也絕對不是成功網路創業的指標,他只是我個人有興趣投資的領域,並不保證一定會大紅,沒在裡面也不代表沒有機會。第三,這個列表的先後順序,沒有任何意義,無論排在前面或後面,都是我很有興趣投資的領域。

1. 社群應用

Facebook 平台在繁體中文市場的霸主角色在 2009 年底可以算是確立,加上簡體中文的幾大社群,2010 年都將開放平台,所以今年可以說是社群應用年,也就是我一直說的 Web 3.0 (Social Web) 時代的來臨。除了社群遊戲是我絕對會看的類型外,其他跟人際關係綁在一起的應用,我也都非常有興趣。

2. 數位內容

2010 將是隨時隨地可上網的智慧手機,電子閱讀器和平板電腦興起的一年,伴隨著而來的,就是使用者將需要可以在這些裝置上消費的好內容。所以我會投資在內容供給練上的各類服務,包括純內容提供者,負責傳遞的平台,以及協助產生營收的服務 (例如:我已經投資的 Richi)。

3. 專業網誌

目前繁體中文市場,專業經營的網誌,也就是可以跟傳統報章雜誌競爭的純數位媒體,算是頗缺乏,也絕對有很大的發展/獲利空間。這個投資策略其實跟上述數位內容算是重疊,不過我希望點出在電子文字中,專業網誌將會是我非常重視的一塊。重視到如果找不到好的投資標的,我會直接從組織團隊開始做起。

4. 行動應用

最後一個領域就是智慧手機的應用程式,尤其是 iPhoneAndroid 兩大平台 (關於行動應用,我之前已經寫了很多,有興趣的人可以在我的網誌搜尋 iPhone 或是 Android 閱讀)。跟社群應用一樣,在行動方面,遊戲還是會占據我很大的注意力,但除此之外,內容、社群、VoIP 等相關的應用,也會是我非常有興趣的範疇。

以上,就是我在 2010 年會考慮投資的創新領域,如果你的團隊有相關的創業計畫,歡迎 email 到 mr.jamie.blog [at] gmail.com 和我聯絡。

(Image via gilderic@flickr)

Web 3.0 到底是什麼?

Web 2.0 Logos

自從年初開始有了搬回亞洲的想法之後,一直在思考我回去可以做什麼,有什麼事情是我有興趣的,有挑戰性的,能夠把我這些年在美國累積的知識經驗學以致用的,也能為社會帶來點貢獻的。我有興趣的領域其實很多,從政治,經濟,財務,金融,到科技電子,資訊,一路到軟體,硬體,都是我常常花時間關心的。但是算算自從 99 年創立碩網資訊以來,這中間 10 年,我最主要的活動範圍,還是不出網路和創投兩個重點,所以做些和這兩者相關的事情,似乎是合理的。

有了這樣的概念,加上人暫時回不去,我想至少可以先找個管道開始和大家互動,分享我的學習,於是有了這個網誌。6 月底開始零零星星的寫,到了 7-8 月幾個台灣的網路創業團隊陸陸續續開始找上我,希望我能夠給他們一些方向上的建議。Facebook 在台灣突飛猛進,整個生態圈改變得很快,大家需要一些美國這邊的經驗。我突然領悟台灣的網路圈是比美國這邊慢上 2-3 年的,所以把我這幾年在這邊的學習拿回去,對大家而言,會是很好的資產。

再來我回台灣待了三個禮拜,實際見了許多網路,創投圈的朋友,對於我的行動主軸,又有了更明確的定義。台灣曾在 Web 1.0 是中文市場的領先者,到了 Web 2.0 卻幾乎繳了白卷。現在 Facebook 已經一統江山,網路要進入下一個階段,我可以做的,就是幫助台灣團隊們在 Web 3.0 時代,找回方向,放眼國際,逐鹿中原。

講了這麼多,到底 Web 3.0 是什麼? 你問。

其實 Web 3.0 本來就沒有一個官方定義的,更沒有明確的時程和範圍 — Web 本來就是一個不斷在演進的生態系。但是如果把 Facebook 定江山,Yahoo 和 Myspace 相繼伏首稱臣的 2009 年底當作一個分水嶺,那未來的網路會有什麼值得期待的呢?

Social (人際化)

Facebook 等社群網路的崛起,其中一個重要的意義,是電腦第一次可以這麼大規模,這麼詳細的了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多了這樣一個層面的資料,中間可以衍伸出來的應用,可以說是千變萬化,數之不盡,且非常有意義的。舉例來說,在 Web 3.0 的世界裡面,email 收件夾將不再是以信件寄達的時間排列,而將是針對寄件人跟你的關係,自動調整重要性。而當你上傳了一些照片,你也只需要跟他說說: 請分享給我的家人。然後電腦就會自動根據你的家族關係,去寄送通知給他們。或者當你要去某地出差,某個 Web 3.0 服務將能告訴你你的朋友中,誰有去過當地,讓你可以好好跟他請教。這些都是 Web 3.0 將透過人際關係來加值的例子,也就是說 Web 3.0將會把冰冷冷的網站變成人性化的小秘書,讓你我的生活,不僅更加輕鬆,而且更加有趣。

Ubiquitous (無所不在的)

Web 3.0 的另一個重點,是網路應用將不再只是從電腦去使用的。他會跑到你的手機上,你的電視上,飛機機艙內的螢幕上,等等各種你生活周遭可以觸及的媒介上。而加上 Web OS 的落實,在 3.0 時代,無論你使用哪個終端去使用這些網路應用,你都將能夠得到一樣的服務,存取一樣的資料,而不再受限於特定的電腦。所以好處是我們再也不需要擔心要帶著什麼東西到處走,網路應用會變成像電視節目一樣到哪裡都可以使用到哪裡可以得到一樣的結果

Content Replaces Ads (內容取代廣告)

Web 3.0 的最後一個重點,是相關的內容將取代無效的廣告。當電腦越來越了解你的偏好,他將能夠提供你最重要的訊息,而且這些訊息是個人化的。所以即使是商品資訊,也將是你會覺得有趣的,相關的。由於這些內容將會比廣告有效得多,我們會看到純廣告日漸式微。也就是說,身為消費者,你終於再也不用看到那些不停閃爍的惱人橫幅也不用等影片和影片間的廣告時間網路會變得很乾淨但你也不會錯過你需要的商品資訊

所以,不管是從使用者,還是從投資者的角度去看,Web 3.0 都是非常令人興奮的。而對於即將能夠透過 (正在籌備中的) appWorks,跟大家一起發想,一起開創出許多有意義,有價值的 Web 3.0 應用,更是令我非常的期待。我相信,Web 3.0 絕對是台灣團隊們在網際網路上再次發光發熱的好機會。各位創業同好,就讓我們一起上吧。

本文原刊登於 Mr. Jamie 看網路與創投
(上圖: 眾 Web 2.0 知名公司/產品的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