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辰 (緯創資通價值創新中心總監):打造新價值,來自與新創合作的加乘

Antony Lee, Communications Master (李欣岳 / 媒體公關總監)

負責媒體與社群溝通相關輔導。加入 AppWorks 前有 18 年媒體經驗,是台灣第一批主跑網路產業的記者,先後任職《數位時代》副總編輯、《Cheers 快樂工作人》資深主編、SmartM 網站總編輯。畢業於交大管科系,長期關注媒體產業變化,熱愛閱讀商業與科技趨勢、企業與人物故事,樂於與人交流分享,期許自己當個「Internet 傳教士」。

大企業與新創合作,是最近幾年大企業提升創新能量的顯學,而緯創資通是最具代表性的指標之一。緯創除了積極鼓勵內部創新外,也透過與 AppWorks 策略結盟啟動 Wistron Accelerator 緯創垂直加速器等多種方式,更大規模、更有系統的與外部新創展開合作,在這過程中,隸屬於技術長辦公室下的價值創新中心 (Value Creation Center,以下簡稱 VCC),是背後的推手單位之一,透過各種穿針引線的引導,將內部與外部的創新能量進行橫向連結,促成各種創新的可能性發生。在與新創合作上,VCC 提供設計服務 (ODM) 以及外部資源連結 (Outreach Business),讓處於創業 Idea 到試產、產量在 10K 以下的早期新創,可獲得完整的協助,同時,也協助新創串接緯創內部各個單位,獲得更大能量的支持。

AppWorks 特別專訪在緯創服務長達 25 年以上的 Benson 秦北辰 (緯創價值創新中心總監),分享緯創長期以來在推動創新的幾個重要階段,以及近年開始與新創深度合作、參加緯創加速器與創業者交流的經驗以及收穫,以下是重點整理:

Q: 在緯創集團內部各事業單位中,VCC 扮演什麼角色?未來有哪些策略和目標?

A: 從 Value Creation Center 的部門名稱,就知道我們的主要目標是創造價值,而不單僅是節約成本。緯創的本業是 ODM / OEM,拼效率、品質、速度、規模是我們長期以來的專業,但緯創還有一點不同的 DNA,就是很強調與重視創新,而創造價值一定會來自創新的加乘,所以從我們的名稱,就可以了解緯創賦予我們的任務和期待。

VCC 成立至今十多年來,我們的角色與目標大致有三個階段的變化。最早的確是幫各 BG (Business Group)、BU (Business Unit) 做一些他們覺得重要,但並沒有人力、時間或能力去看的專案,這是我們部門的出發點,所以這時和各 BG 與 BU 有較深的連結。第二階段,隨著部門逐漸發展,我們開始走在客戶之前,去做一些客戶尚未想到、來不及做的事情,或是下一個世代的產品,我們先幫客戶準備好,來創造更高的價值給客戶。

現在則是我們的第三階段。我們持續在思考,是否可以為公司開創有價值的服務、商業模式或是解決方案。如此一來,可以做哪些事情的空間與彈性變得更大,發展也可更多元。我們一直在尋找天秤兩端的平衡點,一端是與各 BG 和 BU 維持必要的連結,增加他們的價值,同時也要證明我們的價值;另一端是協助緯創做各種更長遠的創新嘗試。

Q: 對於各種創新的嘗試,VCC 有哪些具體的做法?

A: 隨著緯創一路發展,大概可分為鼓勵內部創新與連結外部新創兩種方式。在內部創新上,過去 10 年來,每年會有兩次內部 Demo Tech Day 的 Road Show,共做了 20 次,對內發表各事業單位或是 VCC 的各種創新技術或產品。此外,我們也與其他教育訓練中心合辦過幾次金頭腦,鼓勵內部同仁參與的創新競賽,提出各種創新的產品或商業模式,我們近年不少新產品,例如智能花盆、智能咖啡秤、行動照護智能語音助理等,都是來自金頭腦競賽前幾名的產品,不管參賽團隊來自哪個單位,VCC 都會協助串接與相關 BG 或 BU 的合作,一直在內部產生這種火花,讓團隊能把產品或商業模式完完整整的做出來。

另一種方式,則是連結外部新創,將他們創新的技術、產品、服務或商業模式與緯創展開合作。這是最近這三、五年,VCC 所扮演更明顯的角色,從原本 Inside Out 變成 Outside In,跟外部的新創一起學習、一起共創價值。因為整體產業變化得更快、也更多元,緯創各 BG、BU 內部,也逐漸在成立自己類似 VCC 的團隊,關注未來一到兩年內的新技術、新產品,主要服務的對象是既有的 ODM 與 OEM 客戶,我們則關注三、五年以後或是更長期的機會。從結果來看,VCC 這幾年為內部帶來了正面影響,創新變成了一種 DNA,各單位都更加重視,陸續開始有類似 VCC 的團隊。

VCC 另外一個角色,則是協助內外部的各個單位產生橫向溝通與連結。因為各 BU、BG 或是子公司,都有自己核心的專注重點,有時難免會無法掌握外面發生了什麼變化,我們的角色,就是希望創造更多橫向連結,包括內部之間,以及協助外部新創連結緯創內部單位。在內部,各 BG、BU 開發新產品時,可能會缺一些 EE (電子工程)、ID (工業設計)、UI / UX 之類的技術,這時就會尋求我們的支援,例如緯創開發可應用在醫療養護、購物中心、大眾運輸、物流倉儲、工廠等不同場域的 AMR (Autonomous Mobile Robot,自主移動機器人) 車隊,ID 與 UI / UX 都是有 VCC 提供支援的部分。對外部新創,我們也可協助連結內部的技術與製造,例如,在疫情期間有一個工研院出來的新創團隊,產品是抗菌液製造機,運用化學的電解技術,可將自來水電解為高活性氧的抗菌液,產品的瓶身、充電設備等,就是我們協助設計和製造出來的。

我在緯創已服務超過了 25 年,VCC 成員組成也很多元,除了有像我一樣的資深員工,也有很年輕的同仁,若以 5 年為一個世代,我們團隊成員橫跨了 5 個世代。這樣的多元背景,讓我們很適合擔任橫向串接內外的橋樑,對我個人來說,能具體創造出一些成果,又能多看看外界在做什麼,非常 Enjoy。

提供全方位服務給早期新創

Q: 在與新創合作選擇上,VCC 的目標是哪個階段、哪些領域的新創?

A: VCC 可以為新創提供全方位設計服務 (ODM) 以及外部資源連結 (Outreach Business),簡單說,從創業 Idea 到試產、產量在 10K 以下的早期階段,我們都有很完整的協助。包括產品設計、需求或行銷研究、UI / UX、軟硬體與 CMF (Color、Material、Finishing) 研發、小批量打樣、原型製作、試產等,另外,我們也跟 MIT 等國內外一流的學術單位長期合作,可以協助新創導入前瞻技術;若新創團隊有需要,我們也會輔導產品上架 Kickstarter、嘖嘖等群眾募資平台,或是 Amazon 等電商網站,去學習如何做電商。

新創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需求,緯創目前規劃由三個單位來協助。CVC (企業創投) 著眼在新創 Funding 上、VCC 聚焦在 Function 面向,另外我們有 IIC (Innovation Integration Center,新創整合中心) 協助新創小規模量產,讓優秀的新創跟我們合作時,要錢有錢、要技術有技術、要生產有生產,當新創正式進入 Scale-up,量產規模大到 BG、BU 願意接時,我們會再協助串接,成為未來更長期的客戶。

我們並沒有太受限與哪些領域的新創合作,回到市場需求上,我會定義為老人與狗、生活品味、ESG 這幾個面向。在銀髮族的照顧和養護、寵物經濟,或是運用 AI、IoT、Sensor、Cloud 等技術的生活應用,以及開發對環境友善產品與商業模式的新創,都是我們很樂意合作的對象。

在與新創合作時,我們是抱著互相尊重、創造雙贏的態度。在緯創的 Logo 中,Wistron 的 i 有特別 Highlight 出來,代表了 Innovation 與 Integrity 兩個重要的精神,我常常很自豪的說,我很幸運可以跟 Innovation 的這個 i 搭得比較深。另一個代表 Integrity 的 i,它應該是我們做為 ODM / OEM 廠商最基本的 DNA,我們從來不會剽竊客戶的 IP,把別人的 IP 拿來做自己產品,與新創的合作,也同樣基於這個精神,我們都有簽雙向 NDA (保密協議) 保護雙方的 IP,也許過往在業界有一些不好的企業,會把合作新創的 IP 拿走,但我待在緯創至今,從沒有聽過我們想要佔別人這種便宜,在外面稍為 Check 或打聽一下,就知道我們從來沒有這樣的紀錄。

Q: 新創在與 VCC 合作,使用由 VCC 提供的服務時,如何收費?

A: 基本上 VCC 是 Cost Center 單位,而非 Profit Center。但我們的目標,是為緯創創造長期的價值,所以本身並不需要背負短期營收或獲利的財務目標,但所有的服務,還是要 Cover 最起碼部門營運的成本。所以基本上,我們不會免費提供服務,但收費、付款方式,甚至生產數量,會提供新創很大的彈性,有很多種方案,因為我們理解創業本身有很高的風險,也各有不同的考量,我們都有配合的方式。

Q: 在你過往與新創合作,或是緯創加速器運作一年半以來,在與創業者的交流過程中,你有哪些個人的觀察或 Takeaway 嗎?

A: 到目前為止,我們都很正面看待與新創的合作。與新創或創業者的合作,不敢說我們是 Mentor,但至少我們可以貢獻一些意見與建議,我覺得這過程更像是互相交流和學習,若從現實面來說,這樣的過程,也的確可以協助緯創接觸到一些具有潛力的未來客戶。

另一個我們之前沒想到的收穫,則是透過 AppWorks 協助招募、篩選後加入緯創加速器的新創,多元性遠超過預期。例如 2022 年 9 月到 12 月的第三屆,我們看到有涵蓋 FinTech、AR、材料科學、IC Design 等領域的新創,透過與他們的交流,不只讓我們對最前緣的產業變化、產品與商業模式開發有更深入了解,也可看到 VCC 以及緯創集團其他參與單位能提供新創實質上的幫助,非常有成就感。

前一陣子,與我們談論過的新創 PackAge+ 配客嘉,就是我非常欣賞的新創之一。台灣電商每年要出貨上億個紙箱作為包材,其中絕大多數只使用一次,非常浪費且不環保,他們運用材料科技推動循環包裝,以回收寶特瓶再製成包裝袋可重複使用 30 次以上,已與台灣多家電商開始合作,並在疫情期間,談下全家便利商店超過 3,000 個門市的回收據點。我一直覺得環保、ESG 理念很棒,但要把它具體變成一個賺錢的生意,真的很不容易,他們願意挑戰這個題目,也做出很不錯的成績。

Q: 對於想要申請緯創加速器,或是想要與 VCC 展開交流合作的新創,你有哪些建議?

A: 我認為最重要是不要自我設限的心態。申請時,不用馬上先去想要跟緯創的 ODM、OEM 事業,或是哪個單位產生連結,再去想要做什麼題目,我反而覺得,內部各單位加入緯創加速器的高階主管們,都很 Humble 與 Open,也不只是我們在幫新創,同時也在創業者與新創身上學習很多,例如,我就不相信我們會比做 IC Design 的新創更懂晶片,所以新創只要符合 AI、物聯網、雲端、資安、教育、醫療這幾個設定的大範圍,我們都很歡迎、都很願意嘗試各種可能性,我相信在加速器期間幾個月的交流中,一定會慢慢找到一些合作的聚焦點。

再來,就是希望創業者的夢想要大,因為做一家企業,如果夢不夠偉大,應該是沒有人會記住。除了偉大的夢想外,也需要有築夢踏實的能力。

【歡迎所有 AI、物聯網、雲端、資安、教育與醫療科技的創業者,加入 Wistron Accelerator 申請】

緯創軟體執行長蕭清志:企業需與善用軟體、數據創造價值的新創,共同探索未來

Antony Lee, Communications Master (李欣岳 / 媒體公關總監)

負責媒體與社群溝通相關輔導。加入 AppWorks 前有 18 年媒體經驗,是台灣第一批主跑網路產業的記者,先後任職《數位時代》副總編輯、《Cheers 快樂工作人》資深主編、SmartM 網站總編輯。畢業於交大管科系,長期關注媒體產業變化,熱愛閱讀商業與科技趨勢、企業與人物故事,樂於與人交流分享,期許自己當個「Internet 傳教士」。

在硬體製造業長期居於主流地位的台灣,1992 年成立至今剛滿 30 歲的緯創軟體 (Winstron ITS),是難得的軟實力亮點。緯創軟體是台灣少數的上市櫃資訊服務公司,在企業積極數位轉型,但資工人才短缺日益嚴重、軟體開發必須透過外包來加速完成的大趨勢下,自 2018 年起,連續 5 年繳出 EPS 超過 5 元以上的成績。多年來,緯創軟體也持續拓展海外市場,至今海外營收占比已超過八成。在台灣、中國大陸、日本以及美國四大市場,已達到 17 個交付據點,服務來自超過 150 個城市的企業客戶,在台灣與中國大陸兩大市場的穩健基礎下,近年則積極拓展日本、北美與東南亞客戶。

在各種由軟體驅動創新技術、應用、商業模式加速出現的浪潮中,緯創軟體也積極擴大與潛力新創的合作。AppWorks 特別專訪 Ching 蕭清志 (緯創軟體董事長暨執行長),以及負責與新創合作專案的 Ling-Fen 陳玲芬 (緯創軟體董事長暨執行長特助),分享對緯創軟體所處產業變化的洞察、與新創合作的經驗,以及在參加 Wistron Accelerator 緯創垂直加速器與新創的交流過程中,對於創業者的觀察以及收穫,以下是重點整理:

Q: 緯創軟體身為台灣領先的軟體公司,又出身自緯創集團,長期而言,有哪些發展策略與經營使命,與緯創之間的關係為何?

Ching: 緯創軟體是獨立的上市櫃公司,有自己的股東結構,我們的管理團隊以及經營使命,主要考量是最大化股東、客戶、員工以及其他利害關係人的利益。

和緯創集團之間,我們的互動很健康,簡單說,就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即使要互相做生意,也都符合商務邏輯。我們主要專注在軟體服務,所以對於緯創的 IT 建設,通常都會參與,這不是因為緯創高層下命令,我們就能拿到這個生意,而是像服務所有客戶一樣,爭取各事業單位的認同。此外,對於緯創 CVC (企業創投) 的活動,或是與 AppWorks 合作的緯創加速器,我們一直都有參加,也很高興看到緯創與 Simon (緯創董事長林憲銘) 在這方面一直願意投資。

在長期的發展策略上,我們的服務可從三個構面來看。資訊技術服務構面是圍繞在軟體與數據的日常工作,包括軟體研發、設計、開發、測試、營運與維護,以及對數據做各種處理。我們具有全球交付的能力,採取跨區整合、全球交付的離岸開發模式,對客戶的服務可能在遠端、近端,也可能在客戶端或是我們這一端。另外,我們也提供業務流程委外服務 (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BPO) 以及產品全球化服務 (Product Glocalization Service,PGS)。

在產業應用構面,目前我們切入金融、製造、高科技、電信、新能源汽車、醫療等幾個我們看好的領域。

最後科技應用構面,我們鎖定主流技術,包括 AI、IoT、Big Data、Blockchain、5G 等,跟著市場和客戶一起去演化、演進,讓客戶在這些科技應用的需求上,都能由緯創軟體提供專業的服務。

與新創合作創造正向循環

Q: 早在 2011 年,Marc Andreessen 就曾提出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軟體驅動科技創新早已是不可逆的趨勢。在緯創軟體所處的產業中,和三、五年前相比,有發現哪些重要的變化、趨勢正在發生?

Ching: 對我們來說,外部最大的改變,就是數據的範疇與含量比以前大幅增加。Internet 應用普及後,剛開始相關的數據,集中在使用者行為數據的搜集、觀察與分析,但我們看到,現在數據的應用範圍更廣,例如各種影像、語言、IoT 等數據。此外,我們也看到新興技術創新、發展與應用,變化越來越快,影響的範圍越來越廣。同時,因為疫情所帶來的轉變,讓 Work From Home 的工作型態更加普遍,這也呼應我們長期致力於提升全球交付能力的策略,在疫情後客戶的接受度更高,為我們帶來明顯的業務成長。

在這些變化的背後,人才是我們最關心的事情。2017 年,我為緯創軟體制定了 5 年發展藍圖 WITS 2.0,勉勵同仁們在人才、IT 建設、掌握主流技術等三大面向持續精進。在我們這個時代,軟體之於產業的發展,就如同糧食之於人類,重要性已非同小可,而我們所處、需要大量優秀人才的資訊服務業,人才就是最大的核心價值。所以我常提醒內部:「要把工程師當作寶貝,替員工加值、持續廣納人才。」2022 年,基於過去的成果,我再提出了 WITS 3.0 下一個 5 年發展藍圖,希望我們更要準確擬訂目標、推動數位創新、強化人才梯隊、落實永續經營等。

Q: 在這過程中,緯創軟體和哪些類型、規模和領域的新創會有合作機會?

Ling-Fen: 我們的策略在於嚴選優質客戶,以服務大企業客戶為主,與新創比較有系統、密切的接觸,是從參加緯創加速器開始。我們並沒有設限與哪個領域的新創合作,初步有兩個關注的方向,一個是與我們主流技術相符的新創,會是優先考慮的合作夥伴;另一個,則是以 SaaS 服務為商業模式的新創,這意味著新創未來的服務或發展方向,會與緯創軟體產生更大的綜效。

在這部分,緯創 CVC 以及 AppWorks 透過緯創加速器,幫我們媒合了很好的新創團隊進行合作。例如,在 2022 年 8 月啟動加速的第三屆團隊中,共有兩家新創與我們展開合作。一家是來自香港的 Super Chain,本身聚焦在 Big Data,同時運用 NLP,能夠透過數據分析,對銷售或市場需求進行預測,他們的專業與發展方向,和緯創軟體有一定程度的關聯,我們有提供一些專業知識、產業洞察上的協助,未來若有進一步的合作機會,我們也很樂意支持;另一家是台灣的 QTCOMM,做的東西比較特別,希望把台灣的統一發票機制應用到印尼,協助政府單位更有效率的徵稅,而 FinTech 是我們很重視的新領域。

此外,我們也會把在市場上觀察到具有潛力的新創,推薦給緯創 CVC。例如,我們在協助國際藥廠進行糖尿病的真實世界證據 (RWE) 數據分析過程中,注意到一家提供糖尿病照護平台並評估具有發展潛力的新創,我們很樂於推薦給 CVC 並協助進行技術鑑定與盡職調查。

具體來說,我們與新創的合作,包括商業輔導 (Business Mentoring),雙方在技術或商業模式上,可以共同討論與開發,若有機會也會一起開發業務或是成為潛在的投資機會,希望能因此創造正向的互動與循環。

Ching: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明,我們有一個長期策略,是拓展未來深具發展潛力的領域。在幾個我們關注的新興主流科技領域,其實與新創差不多,對於運用軟體或數據來創造價值的新創,我們都會持續尋找各式合作機會。此外,日本、美國、東南亞是我們持續拓展的重要市場,我們也希望與經營這些市場的新創展開合作。

與潛力新創共同探索

Q: 緯創軟體如何定義深具發展潛力的領域以及新創?

Ching: 實際上,深具發展潛力的領域很多,我可列舉兩個。一個是新能源車,包括電動車、智能汽車等,這個趨勢很清楚,我們在中國大陸已經有超過 20 家以上的客戶來自這個領域,對我們來說,是很明顯且重要的未來市場。另一個則是健康醫療,這也是我們目前積極佈局的市場。

就新創的觀察,我覺得創業者往往會帶著一個很好的 Idea,去探索、挖掘、驗證很多有意思的機會,這是我們很重視的特質。因為我們的觸角一定有限,在某些利基領域,也未必能像創業者那麼敏銳,所以對於這樣的新創,我們會很有興趣與他們一同去探索各種可能,而不會只局限在經營大企業客戶。

Ling-Fen: 如何去識別新創有沒有發展潛力,其實我們也還在摸索中,沒有標準答案。但從我們的經驗,有一些顯而易見的觀察角度,例如,從新創的 Business Plan,可以了解想解決的問題、創造的價值,是否涵蓋了足夠大的市場規模;或是在技術上,是否足夠創新、具有獨佔性或是不可取代性。事實上,有很多不同的面向去綜合判斷。

Q: 在參與緯創加速器,或是其他與新創合作的過程中,對你們個人或是緯創軟體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情或 Takeaways?

Ling-Fen: 就我個人來說,這可分成創業者的領導魅力,以及用不同角度來看技術發展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實際參與和新創的交流後,我發現現在的創業者普遍非常年輕,我們甚至遇到只有 21 歲的創業者。他們未必已有很清楚的商業模式,也未必有很豐富的社會歷練,但他們普遍的共同特質,就是充滿理想性、很有抱負與夢想、不願輕言放棄,這些特質,讓這些創業者能夠號召一批夥伴與他們一起打拼,在他們身上學習到這種具有創業精神的領導魅力,對我來說是很好的收穫。

第二部分,我注意到大部分新創,儘管掌握了某個主流的關鍵技術,但不必然是從技術角度來切入市場,更多的是著眼於更利基、更前衛的應用場景。例如,我們看到一家新創運用 AI 技術去養雞,來確保同一個生長週期的雞隻都能長得一樣大,或是結合 IoT 技術來養蝦,透過檢測水質、溫度,以確保同批蝦子能養得健康。創業者能夠很快識別不同利基市場需求的能力,相當令人驚艷,對我們來說,這是日常工作或生活中未必能涉獵的場景,幫助我們用新角度去看待那些原本就已熟悉的關鍵技術。

Q: 對於想要申請加入緯創加速器,或是希望尋找與緯創軟體合作機會的創業者與新創,有哪些建議?

Ching: 對於與新創的各種合作機會,我們都抱持著開放態度,同樣的,我也建議新創在與企業合作時,能抱著更開放的心態。過去多年來,我們看到外界整體對於 IT 人才的需求快速增加,以及從中延伸出的外包趨勢非常巨大,我相信新創也會有同樣需求,應該更聚焦在核心競爭力的創新、想法和執行上,未來我們與新創的合作之間,應該會有更多新綜效出現。我們內部有一句話展現我們的價值觀:「以人為本,以客為尊。用 IT 技術為核心,與客戶一起成就美好世界。」不管是前面提到具有發展潛力的領域,或是在台灣、中國大陸這些我們已經很有很好基礎的市場,以及美國、日本、東南亞這些我們正在積極拓展的市場,我們都很期待與新創一起合作共同探索。

Ling-Fen: 在輔導新創的過程中,我們也發現,進入成長期的新創,往往要面對日常營運的柴米油鹽,創業者除了保持不斷學習的心態外,也要開始學習借力使力,將更多心力聚焦在核心競爭力上。透過更開放的合作關係,來共同解決所面對的問題,這也有助縮短新產品與服務的 Time to Market,我們目前幾個與新創合作成功的經驗,大部分都有這樣的發展脈絡,彼此互相加值,一起創造雙贏成果。

【歡迎所有 AI、物聯網、雲端、資安、教育與醫療科技的創業者,加入 Wistron Accelerator 申請】

農家出身、台大機械所畢業的 iCHASE 張光甫,運用 AI / IoT 加速畜牧業智慧化

Alyssa Chen, Principal (陳敬旻 / 協理)

加速器事業負責人,經營包括 AppWorks Accelerator、Wistron Accelerator 等服務,以及 AppWorks 校友、Mentors 等社群。樂於陪伴創業者打造出屬於自己的火箭,大學時期曾於 AppWorks 實習,碩士畢業後加入華山文創園區,負責新銳文創品牌的招商與媒體合作。2016 年回到 AppWorks 擔任分析師,主要負責加速器,2019 年升任經理,2022 年升任協理,期間帶領 AppWorks Accelerator 持續成長、區域化,2018 年重新定位為專注於 AI、區塊鏈加速器,2020 年起隨疫情轉型為 Hybrid 加速器,2021 年成功與緯創合作推出 Wistron Accelerator 垂直加速器。在工作之外,喜愛插花、品酒,熱衷推動女力,喜愛與創業者走心。畢業於政大德文系、政大國際傳播所。

2021 年成立的 iCHASE 智逐科技,致力將 AI / IoT 的技術應用在家禽產業。第一個產品是結合 AI 影像辨識支援的智慧秤重計,當雞隻跳到秤重平台,總重量除以 AI 影像辨識得出的秤盤隻數,就能算出雞隻的平均體重,並提供異常通報給雞農,整個過程中並不需要人工參與。對雞農來說,雞隻體重是反映健康狀況的重要數據之一,iCHASE 以科技創新具體協助農民提升飼養效率與品質,目前已導入大成集團及其他廠商的部分養殖場測試,並申請 Wistron Accelerator 緯創加速器,在 2022 年 3 月加入,歷經 4 個多月的加速後順利畢業,成為第二屆校友。

iCHASE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Aidan 張光甫,畢業於台大機械所,在創辦 iCHASE 之前,曾擔任鴻海的機構工程師,以及擁有參與創辦牙科醫材新創的經驗。Aidan 本身是農業之子,家族長期經營農耕機械公司,從小就耳濡目染,深刻理解台灣農業普遍存在技術傳承的困境,希望用 AI 來凝聚並傳承老農的智慧與經驗。AppWorks 特別專訪 Aidan,將他一路上的心得分享給創業者,以下是重點整理:

Q: 你在 2021 年創辦 iCHASE 之前,曾在鴻海服務,也曾有創業經驗。是什麼機緣促使你再度創業?又為什麼會選擇切入應用於家禽產業的 AI / IoT 產品?

A: 創業的機緣,是因為我們家本身就是從事農業相關的工作。我心裡一直有一個種子,就是我認為自己是農業養大的小孩,所以當我有能力之後,也應該對這個產業有一些貢獻,這是我最主要的一個原動力。當然,由於家裡的淵源,也讓我從小就耳濡目染,對這個產業的特性,或是如何跟農民打交道,其實並不陌生,甚至可說很熟悉這個產業各種成文或不成文的運作邏輯。

至於為什麼會選擇養雞產業?主要有幾個原因。第一,我一開始先鎖定畜牧業,包含牛、豬、雞都算畜牧;第二,我再看市場規模,很值得注意的,就是 2022 年美國人均雞肉食用量,已經是豬或牛的兩倍,考量到現在節能減碳是世界大趨勢,牛和豬在飼養過程的碳排較高,雞肉則是相對更環保的肉品,所以這幾年,雞肉市場需求的成長速度非常快。

我們也曾經考慮過將 AI 的影像、聲音辨識技術,應用在飼養豬或牛上。但研究後發現,目前市場上,已經有一些國際大廠在養豬、養牛技術開發上佈局,唯獨在家禽市場,目前還沒有國際大廠的明確佈局,所以我覺得會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最後就是切入之前,我曾透過人脈去訪談一些雞農,實際了解產業的狀況,評估我們在技術上到底有多少可行性、這些技術是否有專利可以去做保護。經過這些層層評估,最終才決定投入家禽產業。

Q: 你是如何建立這樣一個選題、評估創業主題的邏輯思考?

A: 因為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創業了。我上一個創業題目是做醫材,當時接觸到很多客戶,客戶會有很多建議,幾乎每個人都會提供我一個新方向。所以當時是這個也想做、那個也可以做,最後就變成創業無法聚焦。當時我們在前面燒了不少錢,但是營收一直不如預期,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們的現金水位一直都很低,每天都很緊張,我覺得大概最慘的就是那個時候。

這給我一個很大的教訓,就是新創資源有限,一定要趕快把第一個產品做出來,打造出一個較為穩定的現金流後,才有能力再去開發更多的產品或服務。

其次就是在產品開發的選擇上會更謹慎,不會一股腦埋頭去做只有我自己覺得很棒的產品,而是要做有客戶需求的產品。甚至不能只是一、兩個客戶,而必須是很多人都想要的東西。如果今天要開發一個新產品,我一定要至少問過十個、二十個以上的潛在客戶,確定有客戶對這個產品是有興趣的,甚至要有客戶會願意花點錢買我的樣品,這樣才會比較有信心繼續往下發展。

少人化雞場是未來趨勢

Q: 從你的角度觀察,家禽產業在 AI / IoT 應用上,有哪些商業機會?

A: 我自己把養雞產業的數位化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設備自動化,包含溫度、濕度或是氣體等類別的環境感測。

我認為接下來的市場第二階段,應該會是生物本體感測。就是透過一些感測器,直接去感測家禽本身,進而去辨識個別的生理狀況。

至於最終階段,我不敢說是無人化,但至少應該是少人化的雞場。以前可能需要三、五個人才能管理一座雞舍,以後可能會變成一個人就能管理三座、甚至五座雞舍。

當然,要達到這個目標之前,第二階段的感測和監控,就是一個必要的過程,所以我才覺得應該把心力投入在這個領域上面,因為這是一個足夠大的市場。此外,就我觀察,目前農民在判斷家禽的一些生理徵狀的時候,百分之百都還是依靠人工,所以這些農民的經驗,或者是一些判斷的法則,都是無法量化、無法傳承的。所以我希望透過 AI 的方式,切入這個產業。

Q: 在我們一般人的理解中,這個領域是一個非常傳統的產業,不容易立即與 AI / IoT 應用連結起來。你們如何掌握這個領域的 Domain Know-how?又是如何說服、獲得合作廠商以及客戶的支持?

A: 農業的確是一個很傳統的產業。就我自己的認知,我們不需要強推一個全新的技術,或是一個全新的流程。因為這樣在實際落地時,會遇到相對較大的阻力。

我們的作法則採取逆向思維。先去觀察農民平常進入雞舍時有哪些行為?他們是透過哪些作法、做哪些觀察,來判斷雞隻飼養狀況?接著我們再想辦法,透過 AI 的方式去自動化這些過程,並把它數據化。這樣一來,對農民而言,當新的技術導入後,其實和他們原來就在做的事是一模一樣,不需要去學習一個全新的流程,我認為這樣切入就會容易許多。

Q: 這個過程中,有哪些重要的挑戰?如何克服?

A: 以一隻雞的飼養週期來看,白肉雞大約是一個月出頭,土雞則大概是三到四個月。這期間會有各式各樣的的變異係數,會有不同的生理發展差異出現。尤其是土雞,通常前兩個月還算穩定,但是到第三、第四個月,各種變異性就會跑出來。

對我們來說,主要的挑戰就是機器穩定度與可靠度。在穩定度上,我們要讓農民相信機器量測出來的結果是準確的。我們的做法,就是先跟大廠進行試用合作,在廠區收集數據,透過真實的數據,來驗證我們設備的精準度,證明量測結果是準確的。

再來則是設備的可靠度。因為禽舍跟其他工廠不同,是一個有動物活動的環境,通常粉塵非常多,也會有排泄物。所以機台在硬體設計上,基本的防鏽、防塵、防水不用說,其他多餘的接口也都要封起來,因為如果不這麼做,可能過幾個月就有蟲在裡面生蛋。這些實際使用的情境,在我們產品設計時就必須被考慮進去。

Q: 你在畜牧業者合作方面都是怎麼去突破?通常如何和雞農打交道?

A: 因為我們的創業團隊,都有家人在相關的產業工作,所以我們一開始的策略,就是透過現有人脈去敲門,其次是透過全台各縣市的養雞協會,再來就是透過農民的推薦。例如大成和卜蜂等大廠,都是透過這些方式逐步接觸。

最終,我們的策略是專注經營契約養殖戶。所謂的契約養殖戶,就是由一個像大成這樣的大廠,和一群農民簽訂契約養殖,目前台灣已經有九成的肉雞,都是走這個模式。只要我們鎖定前五大契約主,大約就可以掌握到台灣六至七成的市場。

在這個產業模式中,雞農的角色會分成大廠和養殖戶,我們需要分別說服他們與 iCHASE 合作。就大廠來說,數據很重要。所以第一個大廠試用合作時,我們在每一期結束後,都會特別做一個結案報告。在這個報告裡,量測數據的結果就像解盲一樣。我還記得當時業主在電話裡邊聽邊看數據,一邊就立刻說「有準喔」,這也讓他認可了 iCHASE 產品的穩定度與可靠度。

至於農民,我覺得他們很在意服務品質,服務要很及時,並且要理解怎麼和他們溝通。通常都是年紀比較大的資深農民會罵我們,他們會抱怨機器秤重沒用,自己抓起來就知道多重了。這種時候,我們會持續溝通,會跟他說:「你的經驗很厲害,因為有飼養二、三十年的經驗。但是你的兒子有像你這麼厲害嗎?你請的員工也會這麼厲害嗎?在未來十年後、二十年後,你的事業應該由誰來傳承這些經驗?」

Q: 2021 年創業至今,你覺得已完成哪些階段性的創業目標?有哪些讓你覺得難忘的經歷?

A: 我們原本設定是在 2022 年至少要有一家大廠採購我們的設備,目前不僅確實做到,還有另外一家也表達意願要採購。我滿樂觀在 2022 年可以完成第一階段目標。

但我覺得大廠採購只是第一個階段。之後我們會設法打造一個合作或經銷的模式,透過大廠去觸及他們的契約養殖戶。因為一家大廠,可能旗下管理多達一、兩百座養雞場,如果有一些數據化去佐證,讓大廠可以更精準的去掌握每一座養雞場,一定可以大幅提升養殖的效率與產出。

加入緯創生態系,帶來加乘效應

Q: 為什麼會選擇在這個階段申請加入緯創加速器?

A: 這其實有點因緣際會。因為我是在網路上瀏覽新聞時,才知道有緯創加速器,第一次看到覺得很特別。因為原本覺得我的創業主題和硬體相關,應該跟 AppWorks 所舉辦的加速器較不相關,但看到緯創與 AppWorks 合作舉辦緯創加速器,就覺得應該很適合我們。因為緯創是硬體製造大廠,對於我們未來在產品打樣、試產、甚至到量產,都會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我們毫不考慮就申請了。

事實上,我們申請過兩次。緯創加速器第一屆時,我們是連 Prototype 都還沒有就提出申請,結果自然沒有獲選。但也因此得知緯創 IIC (新創整合中心) 正好在尋找類似的解決方案。所以我們就用很快的時間把 Prototype 做出來,去年 11 月,就已經在第一個案場進行合作,並同時再申請加入緯創加速器第二屆,這段時間前後大約半年。

我還記得非常清楚,當時 IIC 一開始不是詢問雞隻秤重的設備,而是問我們能不能做飼料的遠端監控。雖然我們當時並沒有,但其實飼料遠端監控與雞隻秤重的原理非常類似,所以我們只用了一週的時間,就快馬加鞭把我們現有硬體改出一台樣品機寄給 IIC,他們看了之後,馬上就說要購買,我們雙方的合作,就這樣在還沒加入緯創加速器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Q: 實際加入緯創加速器後,你認為對你或 iCHASE 帶來哪些幫助?

A: 緯創在養雞產業的佈局,已經有一定的規模跟產業 Insight,同時已經有一些客戶基礎。對我們來說,能加入緯創所打造出的產業生態系,整體來說能帶來很大的加乘效應。因為雞農並不一定只需要我們的設備,還有可能在溫度、濕度或是氣體偵測上需要其他設備,我們沒辦法開發所有的東西,但透過緯創的介紹,可以很快速找到適合、有品質的合作夥伴提供一整套解決方案給雞農,這是非常吸引我的優勢。

另外,我們在加速器期間與緯創的緊密合作,對於 iCHASE 建立生產開發流程,也有極大的幫助。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 IIC 部門的主管與同仁們,對我們這個專案盯得超緊。與我們對接的窗口 Kileven (緯創新創整合中心產品經理廖弘凱),他就像是我們專屬的 PM,每週都要盯進度、每週都要報告,比我們自己還在意 Bug 什麼時候會抓完。

我們在那一段期間,無論是硬體、軟體或韌體更新都非常快速,往往業者反饋什麼,隔一週就要完成修改並報告,然後又馬上討論。所以加速器結束之後,我們與緯創也很快就啟動了其他案場的合作。

Q: 對想要申請緯創加速器的創業者,你有哪些建議?

A: 對照我們的經驗,我建議至少要把 Prototype 做出來再來申請。因為這樣至少可以讓對方清楚知道產品想要達成的目的、想要量測或是完成的功能是什麼。對緯創來說,我相信這樣也能讓他們能夠去想像產品應用的場景,或是安排集團中相關的單位去串接相關的產業,這樣才能對創業者與新創產生實質的幫助。事實上,把 Prototype 做出來,這也是在與企業或是 B2B 潛在客戶進行討論時,最重要的基礎,可以讓雙方對進一步合作有更完整的討論或計畫。 

Q: 展望未來,iCHASE 下一階段的計畫或目標為何?

A: 我們的目標是希望成為家禽的健康守門員。目前在台灣,已有不錯的客戶開始合作,所以我們接下來的目標,就是透過這些客戶去觸及契約合作的飼養場,換句話說,現階段我們會花比較多的時間深耕台灣,希望先在這個市場做到一定的規模。

同時,我們還有一些正在開發的產品,例如,從囉音 (雞叫聲) 中,去偵測雞隻呼吸道疾病的 AI 分析產品,以及針對致死率高的禽流感,開發 AI 雷射驅鳥器等。這段時間我們會把其他產品開發完整,讓整個產品線發展比較穩定後,再去思考國際市場佈局。

【歡迎所有 AI、物聯網、雲端、資安、教育與醫療科技的創業者,申請加入 Wistron Accelerator 

web3.GSEA Snapshot 22H1: Now is the Best Time for Web3 Founders

Original file for download: web3.GSEA Snapshot 22H1

Jack An, Analyst (安良方 / 分析師)

Jack is an Analyst covering AppWorks Web3 Arm. Before joining the team, he was a co-founder and early team member at two InsurTech startups, where he developed a passion in user experience and product development. Previous to his startup journey he worked as a commercial property underwriter at Chubb Insurance in New Zealand. Jack graduated with a Bachelor of Music from Waikato University where he studied classical piano. He loves to cook, read and is a practicing stoic.

Looking back at the first half of 2022, it is understandable that many investors turned bearish— with the global economy entering a cycle of raising interest rates, capital markets shedding market cap, and currencies around the world getting hit by the one-two punch of inflation and depreciation against a strong US Dollar. Despite these macro uncertainties, founders and developers have not succumbed to such sentiments, demonstrating strong determination and resilience to continue building and reiterating. Thanks to their efforts, the global web3 ecosystem continues to flourish with new ideas and business models. Looking at the bigger picture, this winter will pass. Web3 remains one of the biggest paradigm shifts over the next 10 to 20 years, and Greater Southeast Asia (ASEAN + Taiwan) will play a critical role as one of the world’s most exciting and dynamic markets. More than ever, now is the best time for founders to take the entrepreneurial plunge.

We are optimistic about the long-term outlook for web3, and believe that now is the best time to start a web3 project, based on our experience transcending market cycles. Since AppWorks was founded in 2009, and launching our semi-annual AppWorks Accelerator in 2010, we have built a startup ecosystem and founder community home to 457 active startups and 1,448 entrepreneurs. In 2018, AppWorks Accelerator entered the web3 arena, and launched AppWorks Fund III the same year to invest in web3 startups in Greater Southeast Asia and beyond. At present, 93 active startups, or more than 20% of the AppWorks ecosystem are in web3, launched by 181 founders pushing things forward in this pioneering space.

Within AppWorks’ web3 ecosystem, there are many exciting projects created during the last bear market cycle in 2018 and 2019. For example, Dapper Labs, which was founded in 2018, successively launched the Flow blockchain and built NBA Top Shot to become one of the most successful NFT developers, ushering in 2021’s NFT Summer. Despite the prevailing headwinds in the first half of this year, Flow’s trading volume and active accounts hit new all-time highs in June. Meanwhile, Animoca Brands acquired The Sandbox in 2018 and developed a blockchain version, making The Sandbox a trailblazer in the blockchain game arena.

Users and Founders Continue to Flock to Web3

In contrast with the last bear market, interest in web3 has continued to grow unabated—both in terms of user adoption and innovation. Whether it be DeFi, NFTs or DAOs, we continue to see founders building projects that adhere to the core ethos of web3—decentralization, permissionless, trustlessness, and transparency—and has entered the mainstream consciousness of society. According to statistics by Messari, DeFi continues to be the largest application in crypto. In April 2022, the market cap of DeFi (excluding stablecoins) stood at roughly US$70 billion, accounting for 10% of Layer 1 tokens; while in Q1 2022, global NFT secondary sales exceeded US$10 billion for the first time; and assets locked up in DAO treasuries reached US$11 billion in April of this year, of which 60% were locked up in the top 15 DAOs.

Compared to other markets, Southeast Asia offers fertile ground for the development of Web3 projects. Southeast Asia is home to nearly 700 million people, of which 440 million are active online users, and an additional 60 million users have logged on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pandemic. Southeast Asia is also home to the world’s youngest, most dynamic, and most open-minded digital native population. The numbers say it all, with Southeast Asia boasting a median age of 30 years old, a per capita GDP growth rate four-times the global average, and a digital economy estimated to reach US$1 trillion by 2030.

Another reason to be optimistic about the development of web3 in Southeast Asia is the potential for digital leapfrogging. Out of Southeast Asia’s 700 million people, more than 70% of them remain unbanked or underbanked—with limited access to financial services. This provides optimal conditions for the mainstream adoption of DeFi, cryptocurrency investment, and crypto asset management. In providing financial services to the public, users will bypass traditional banks and go directly to web3.

Web3 development in Southeast Asia has already demonstrated remarkable growth potential, including the development of many consumer-oriented applications in web3. According to the Chainalysis 2021 Global Crypto Adoption Index report, Vietnam, Thailand, and the Philippines are ranked 1st, 12th, and 15th in the world in terms of cryptocurrency adoption. Meanwhile, in terms of the proportion of crypto holders to total population, according to statistics by TripleA, crypto has reached a penetration rate of 20.27% in Vietnam, 6.47% in Thailand, 6.13% in the Philippines, 4.92% in Singapore, and 4.45% in Indonesia, ranking 1st, 12th, 14th, 18th and 20th in the world respectively. In terms of the development of NFT applications, Southeast Asia has also taken a leading position. According to statistics by Statista, Thailand is home to 5.65 million NFT holders, with Vietnam at 2.19 million, and Indonesia at 1.25 million, ranking 1st, 5th, and 8th in the world respectively.

These favorable conditions have provided a boost to Southeast Asia’s nascent web3 startup ecosystem, attracting a steady inflow of international funds and driving the active deployment of Web3 giants across the region. According to a report by White Star Capital, there are currently 627 web3 startups headquartered in Southeast Asia. During the first half of 2022, Southeast Asian web3 startups have attracted US$979 million in investment allocations, with this year’s investment total on pace to surpass 2021’s US$1.45 billion. 

Despite a tepid fundraising environment, the first half of 2022 saw a number of notable web3 financings throughout the region. For example, Indonesia’s leading cryptocurrency exchange, Pintu, completed a US$113 million Series B round of financing, with total app downloads exceeding four million; Indonesia’s Pluang, which offers cryptocurrency investment services, added an additional US$55 million their Series B, bringing the total round size to US$110 million, and now boasting 3.5 million users. Meanwhile, Vietnam’s Axie Infinity became the first NFT series with sales exceeding US$4 billion; BreederDAO, an NFT asset production platform in the Philippines, closed US$10 million in Series A financing, led by a16z and Delphi Digital, which also marked a16z’s second web3 investment in the Philippines after Yield Guild Games (YGG) in August 2021; and Philippines cryptocurrency exchange PDAX completed a US$50 million Series B financing. Global players have also zeroed in on Greater Southeast Asia—Circle, the issuer of stablecoin USDC, acquired CYBAVO, a Taiwanese company specializing in cryptocurrency private key management security solutions; while Binance Labs announced a strategic investment in Vietnam’s DeFi platform Coin98.

As the high tide of the capital market receded, tourists watching the excitement from the shore and competitors wading without bathing suits retreated from the waters. For founders who really want to make a dent in the universe, the current market is in fact the best time to start a web3 project. American writer Mark Twain famously said: “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often rhymes.” In the history of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many great companies were born or came into prominence during bear cycles, for example, Amazon and Google after the .com bubble burst in 2000; Facebook after the 2008 financial crisis; and Tesla after the 2018 debt crisis. For web3 founders, a bear cycle is the BUIDL cycle. When the next wave of mass adoption comes, Greater Southeast Asia will be a must-win market for determined web3 founders.

Appendix: Notable Web3 Founders in Greater Southeast Asia

web3.GSEA Snapshot 22H1 is brought to you by AppWorks. For any comments for the author, please contact us at [email protected]

If you’re a founder working on web3 / DAO, AI / IoT, or Southeast Asia, you’ve come to the right place! Applications for AppWorks Accelerator

web3.GSEA Snapshot 22H1:現在,正是優秀創業者的最佳時機

原始檔案下載:web3.GSEA Snapshot 22H1

Antony Lee, Communications Master (李欣岳 / 媒體公關總監)

負責媒體與社群溝通相關輔導。加入 AppWorks 前有 18 年媒體經驗,是台灣第一批主跑網路產業的記者,先後任職《數位時代》副總編輯、《Cheers 快樂工作人》資深主編、SmartM 網站總編輯。畢業於交大管科系,長期關注媒體產業變化,熱愛閱讀商業與科技趨勢、企業與人物故事,樂於與人交流分享,期許自己當個「Internet 傳教士」。

回顧 2022 年上半年,隨著總體經濟進入升息循環,資本市場邁入熊市,使得幣市也跟著進入寒冬。儘管資本市場波動劇烈,但真有決心與實力的創業者、開發者並沒有停下腳步,在他們的努力下,我們看到 Web3 生態系仍持續蓬勃發展。放眼長期,寒冬必將過去,Web3 仍是未來 10 到 20 年內最巨大的典範轉移之一,而大東南亞 (東協 + 台灣) 則是最值得樂觀期待的地區之一。現在,就是優秀創業者深耕的最佳時機。

對於 Web3 長期展望樂觀,並相信現在是 Web3 創業的好時機,來自我們過往的實證經驗。AppWorks 自 2009 年成立,2010 年啟動每年兩屆的 AppWorks Accelerator 後,至今已建立起擁有 457 家活躍新創、1,448 位創業者的新創生態系及創業者社群,AppWorks Accelerator 在 2018 年開始聚焦招募來自 Web3 領域的新創,並在 2018 年啟動的 AppWorks Fund III,投資深具成長潛力的 Web3 新創,目前,AppWorks 整體生態系已有超過五分之一共 93 家活躍新創,以及 181 位創業者來自 Web3 領域。

在 AppWorks 的 Web3 生態系以及投資案中,有許多表現優異的新創,便是在 2018、2019 年上一波 Web3 熊市週期時創立與佈局。例如,成立於 2018 年的 Dapper Labs,隨後陸續推出 Flow 公鏈,以及打造 NBA Top Shot 成為 NFT 最成功的應用之一,並迎來 2021 年的 NFT Summer,儘管今年上半年大環境逆風,Flow 鏈上的交易量活躍帳戶,在 6 月仍創下歷史新高。Animoca Brands 則在 2018 年併購 The Sandbox,並著手開發出區塊鏈版本,讓 The Sandbox 隨後成為經典的區塊鏈遊戲之一。

和上一波熊市相比,這次最明顯的不同,就是用戶與創新應用仍在快速成長。在 DeFi、NFT與 DAO 這幾個我們看好的垂直領域中,可發現正在將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無需許可 (Permissionless)、無需既有信任基礎 (Trustless) 以及透明化的特質,更加落實於人們的日常生活。根據 Messari 統計,DeFi 是加密貨幣領域中規模最大的應用,在今年 4 月整體規模 (不包含穩定幣) 約為 700 億美元,佔 Layer 1 Token 的 10%全球 NFT 二級交易 (Secondary Sales) 則在今年第一季首度突破 100 億美元鎖定在 DAO 中的資產,在今年四月達到 110 億美元,其中 60% 鎖定在前 15 大的 DAOs 中

用戶與創新應用仍在快速成長

相較於全球,東南亞在 Web3 用戶與創新應用的成長力道上,具備更好的基礎。東南亞擁有近 7 億人口,其中,有 4.4 億網路活躍用戶,自 Covid-19 爆發以來,另外增加了 6,000 萬用戶,東南亞也是全球最年輕、最具活力,最積極擁抱數位應用的地區,人口年齡中位數為 30 歲,人均 GDP 成長率是全球平均的 4 倍,預估整體數位經濟產值,將在 2030 年達到 1 兆美元

另一個看好 Web3 在東南亞發展的原因,則是後發經濟體將呈現蛙跳式成長 (Leapfrogging) 的特色。在東南亞近 7 億人口的大市場中,超過 70% 的民眾缺乏銀行服務 (Underbanked) 或無銀行帳號 (Unbanked),這樣的條件,為 DeFi、加密貨幣投資或資產管理提供了絕佳的發展條件,在提供給大眾的金融服務上,用戶將很輕易跳過傳統銀行直接進入 Web3。

截至目前的發展,也證明東南亞在發展 Web3 中各種面向消費者的應用上,展現出成長潛力。根據 Chainalysis 2021 Global Crypto Adoption Index 報告,越南、泰國、菲律賓在加密貨幣接受度指數上,分別位居全球第 1、12、15 名;若以 Crypto 持有者佔總人口比例來看,根據 TripleA 統計,越南的 20.27%、泰國的 6.47%、菲律賓的 6.13%、新加坡的 4.92%、印尼的 4.45%,分別位居全球第 1、12、14、18、20 名的前段班。在 NFT 的應用發展上,東南亞也居於領先地位,根據 Statista 統計,泰國擁有 565 萬名用戶、越南 219 萬名、印尼 125 萬名,分別位居全球第 1、5、8 名。

諸多有利的發展條件,讓東南亞的 Web3 新創生態系發展蓬勃,也讓國際資金持續湧入、Web3 巨頭積極插旗佈局。根據 White Star Capital 統計,目前共有 627 家總部設立於東南亞的 Web3 新創,2022 年至今,創投累計投資 9.79 億美元,2022 年有望超過 2021 全年的 14.5 億美元。

儘管現在正是資本市場寒冬之際,但 2022 年上半年大東南亞 Web3 新創生態系中,仍寫下多項重要里程碑。例如,印尼領先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Pintu,完成 1.13 億美元的 B 輪融資,App 下載次數突破 400 萬次;印尼提供加密貨幣投資 App 的 Pluang,完成 5,500 萬美元的 B 輪後續 (Follow-on) 融資,使得 B 輪融資總金額達 1.1 億美元,印尼用戶數突破 350 萬;越南 Axie Infinity 成為首個銷售額突破 40 億美元的 NFT 系列;菲律賓 NFT 資產製作平台 BreederDAO,完成 1,000 萬美元 A 輪融資,由 a16z 與 Delphi Digital 領投,這也是 a16z 繼 2021 年 8 月投資 Yield Guild Games (YGG) 之後,在菲律賓的第二個 Web3 投資案;菲律賓加密貨幣交易所 PDAX 完成 5,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美元穩定幣 USDC 發行商 Circle,併購台灣專攻加密貨幣私鑰管理安全方案的 CYBAVO;Binance Labs 宣布策略投資越南 DeFi 平台 Coin98 (金額未公布)。

當資本市場的潮水退去,看熱鬧的觀光客、沒穿泳褲的競爭對手會退場,對真心想顛覆世界的優秀創業者,這個時期,才是最好的創業時機。美國文學家馬克・吐溫有句名言:「歷史不會重演,但經常會相似。」(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often rhymes.) 在過往的科技發展歷史中,許多偉大的公司,就是誕生或崛起在資金派對結束之後,例如,2000 年 .com 泡沫破裂之後的 Amazon、Google,2008 年金融海嘯之後的 Facebook,或是 2018 年美元 / 美債危機之後的 Tesla。對 Web3 的創業者來說,現在正是 BUIDL 的時候,當下一波 Web3 再度崛起、為人們帶來更深遠的影響之際,大東南亞則將是不容創業者錯過的市場。

附錄:大東南亞各市場中值得關注的 Web3 創業者

web3.GSEA Snapshot 22H1 由 AppWorks 製作,有任何指教與建議,請 email 至 [email protected]

【歡迎 Web3 / DAO、AI / IoT 以及目標 Southeast Asia 的創業者,加入 AppWorks Accele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