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大數據和演算法,Lawsnote 正在成為法學界 Google

Yvonne Wu, Chief Editor (吳怡文 / 編輯長兼自媒體輔導長)

主導文字與編輯輔導。曾任 ⟪HERE! 台北情報共鳴誌⟫ 副總編輯,帶領團隊上山下海,報導永遠讓人開心的休閒資訊。而後進入天下文化,深入挖掘方塊字的魅力。 2014 年,轉往網路世界繼續挑戰自我,任新蛋全球生活網總編輯,努力讓消費者在優雅的氛圍中感受購物的愉悅。畢業於政大廣電,曾遊歷日本兩年,主修人生,副修日文。深信文字的力量,追求觸動人心的那一刻。

 

「賺錢的方法很多,但未必都能把世界帶往一個更好的方向。我們真心希望能夠做一些事,為律師帶來一點正面的影響和幫助。」
—–Barry Kuo, Founder & CEO of Lawsnote

除了高度的法學素養,以及出色的邏輯與歸納能力;對法條、判例和函釋的熟悉度,往往也是律師能否制訂出完美合約、在官司中克敵制勝的重要關鍵。法學知識可以透過不斷進修來累積,邏輯與歸納能力也可藉由訓練來補強,但想在有限的時間內,更有效率的找到適切的參考或輔助資料,往往就需要借助機器與系統快速且大量的資料處理能力。

台大農化系畢業的 Barry Kuo 郭榮彥原本是位專利工程師,因為工作上的需求及自身興趣,他開始研究法律,並順利拿到律師執照、開始執業。但這一般人眼中相對安穩的律師工作,並不足以改變 Barry 喜歡挑戰未知、解決難題的性格。

「之前當律師時,用了傳統的法學資料搜尋系統後,有時還是必須回頭用 Google 查詢,因為不管是介面的便利性,還是搜尋結果,兩者都有落差。」為了解決查詢法律資料的困擾,Barry 決定自己打造一個在使用上更簡便、更有效率的資料庫。於是,繼工程師、律師之後,人生軌道再度轉彎,他踏上了創業之路。

創業本身也是一門學問

法學資料庫的運作原理,簡單來說就是利用機器學習 (Machine Learning) 的技術,將大筆資料、數據加以分類、分析,再根據不同的目的,提供給使用者。以產業的角度來說,正是現下最熱門、眾人寄予厚望的 AI 應用,但對 Barry 而言,他的初衷是創造出一個真正能為使用者解決問題的產品,如何歸類不是太重要。

然而,不管 Barry 在法律上做了多少鑽研,要打造一個法學資料庫,絕對需要軟體工程師相助。於是,他邀請身為工程師的高中同學 Rical (謝復雅)  和 Ray (謝旺叡),再加上有法律背景,後來轉做 UI/UX 的學妹 Lafy (王ㄧ芹),組成四人核心團隊。

對首次創業的人來說,眼中通常是滿滿的理想和希望,Barry 也不例外。對產品的美好想像,讓他忽略了路途中可能出現的阻礙。為了讓創業過程可以更聚焦、更有系統的解開一道道難題,在 Rical 和 Ray 這兩位曾進駐 AppWorks 創業加速器、接受輔導的創業前輩建議下,Lawsnote 也申請、加入了 AppWorks 創業加速器 (AW#13)。

竭力打造法學 Google

因為是完全針對自己的痛點所設計的產品,在描述特色時,自然也多了一份篤定。郭榮彥解釋,Lawsnote 和其他法學資料庫的最大差異,在於它的介面沒有那多不勝數的選項,使用者不需要勾選類別、法院,也不用耐著性子填寫時間、字號,一如 Google 的用法,只要把所有相關字眼當作關鍵字、一次輸入,系統便會開始搜索。

若再仔細深究,傳統法學資料庫傾向精準檢索,換言之,必須是完全一致的資料,系統才會將其顯示在搜尋結果中,搜尋範圍相對狹窄;而 Lawsnote 則能做到模糊比對,當使用者輸入關鍵字後,系統便會將所有相關、類似的資料提供給使用者。雖然 Lawsnote 沒有像其他平台一樣利用大量的人工來整理資料,但取而代之的,它利用演算法,依照關聯度,將對使用者來說較有參考價值的資料依序排列,而這也正是律師們最喜歡的一個功能。因為傳統系統只是按照律師設定的條件,列出許多判決資料,律師必須一個個點開,從頭到尾讀完,才能判斷出哪些資料對他來說是有幫助的,但 Lawsonte 的系統會依照律師輸入的關鍵字與其他數據,判斷出那個律師最想知道的判決是哪幾個,再按優先順序列出。所以,律師們通常看了前面三個搜尋結果,就可以得到滿意的答案,而這個功能事實上也完全實踐了他們為自家系統設計的宣傳文案:致力於節省法律人的時間。

目前,Lawsnote 的資料庫已經備有法院裁判、法規和函釋等公開的法學資料,雖然學者的著作期刊因著作權問題而無法完整收納,但就使用便利性來說,的確已經達到 Barry 的理想。

世代差異形成的推廣障礙

不管產品再怎麼好,都得讓市場買單,才能真正發揮它的價值。然而,當 Barry 滿心雀躍地向潛在用戶介紹平台功能時,卻馬上遇到一個巨大障礙:使用者的習慣非常難以改變。縱然有部分律師很快就能接受 Lawsnote 的運作邏輯,也覺得使用上非常方便,但法界中大部分的律師早已習慣以精準的字眼或設定來查詢資料,一時之間,較難接受把所有的設定都轉化成關鍵字的查詢方式。Barry 如此形容兩者的差距:「如果使用者先學會 Google,再接觸法學資料庫,對 Lawsnote 的接受度相對就比較高;反之,就比較低。」換算成年齡,這兩個族群的分界線大概是 35 歲。也就是說,使用者是否是網路世代這件事,很自然的決定了他要選擇哪一個法學資料庫來使用。

面對這樣的困境,除了更積極的安排產品說明,面對面與潛在用戶溝通 Lawsnote 的優點,Barry 和團隊也鎖定年輕律師,甚至是法律系學生加強推廣,讓這些使用資料庫習慣尚未定型的法律人,有機會了解 Lawsnote 的便利,而在一開始就選用這個系統。此外,內容中充分顯露出同理心的 EDM,也在多數律師的強烈共鳴下,得到了超過八成的開信率、五成的點擊率。

Lawsnote 在 2016 年 7 月正式上線,第一年每個月有約 65%,亦即兩萬個法律人使用 ,是草創期的兩倍。2017 年 9 月產品開始收費後,MAU (Monthly Active Users,月活躍用戶數) 進一步成長到 3 萬人,創業剛滿兩年,Lawsnote 已達到損益兩平。雖然進度比預期來得慢了一些,但在瞭解市場之後,他們也更能針對使用者,設定適合的行銷策略,讓 Lawsnote 更加深入法界。

好友的支持與堅持,讓 Lawsnote 少走許多冤枉路

個性內斂、溫和的 Barry 坦言自己並不是那麼喜歡站在人群前面,因此,許多創業者或 CEO 該有的特質,他都必須重新學習。

「參加 AppWorks 期間,Demo Day 前夕的 Pitch 訓練 ,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對 Pitch 有了完整的概念之後,我才更能夠讓投資人或客戶瞭解我們的服務。除了 AppWorks 三位合夥人的指點,包括同屆團隊給的回饋,也非常受用,他們讓我知道一個 Pitch 該有的樣子。」Barry 口中的 Pitch,指的絕對不光是介紹產品這件事。想做好一個 Pitch,你必須瞭解你的聽眾,從他最關心的角度切入,再進一步說服對方,它考驗的是一個創業者的觀察力、溝通能力,以及對自家產品的掌握度。

雖然 Lawsnote 是基於自己的發想而成立的,能夠走到今天,Barry 對他的兩位工程師戰友滿懷感謝。「我身邊沒有真正的創業者,真正在創業路上幫我很多忙的就是 Ray 跟 Rical,因為他們走過的那一段,對我來說反而是真正有價值的,而比任何人都愛 Lawsnote 的 Lafy,則是扮演了大家的心靈雞湯,有她在,這間公司就很歡樂。」

儘管是相識許久的高中同學,過程中,四個共同創辦人還是會為做法或想法上的差異而有所爭執,最後,常常是 Rical 和 Ray 根據過去的創業經驗,給了郭榮彥很多提醒。舉例來說,網站剛架好時,雖然 Barry 也知道必須先將這個 MVP (最小可行產品) 推出市場、測試反應,但內心還是十分掙扎,總覺得東西不夠好、不是推出的時候,後來,還是在 Rical 和 Ray 的強烈堅持下推出了。但也因為他們勇敢推出了這個不夠成熟的產品,才得以累積許多使用者的回饋,作為修正的參考。

而當 Barry 推廣業務受挫時,為了怕影響團隊的工作氣氛,一開始總是自己悶在心裡,任憑痛楚加劇。直到有一天,他對夥伴吐露心聲,並從三人的反應得知,在創業過程中,這樣的低潮其實再正常不過,他才逐漸放鬆、重新振作。「這就是為什麽創業需要的是一個團隊,而不是一個人。你不用覺得所有不好的事情你都得自己背下來,事實上其他人也需要知道這些事,才可以做好應對的措施。」Barry 心有所感的說。

相異於大部分 CEO 以能力和經歷作為招聘員工的標準,Barry 更重視團隊夥伴的個性。「我們都很低調,不喜歡炫耀,但我們的求知欲都很強,即使跟工作無關的事,我們也很喜歡去學習。」在 Lawsnote,團隊成員每天一起吃午餐,不僅在工作上相互扶持,在情感上也是彼此的支柱。「我很重視創業的初心,賺大錢固然很重要,但當一個好人更重要,我不會為了要成就什麼,而違背自己最初的信念,你是怎麼樣的人,自然就會吸引同樣的人跟你在一起。」雖然 Barry 嘴上說著創業最大的痛苦,就是休假時也是滿腦子工作,但事實上,Lawsnote 儼然已經成了他人生的實踐,而非只是一個單純的 Business。

目前全台只有一萬名執業律師,市場乍看之下非常有限,但 Barry 認為,資料庫的發展空間比我們想像的要來得大:「不只是律師,會計師、人資都有法規搜尋的需求,企業的內控內稽系統也可以根據這樣的技術去執行。」面對未來,Barry 非常樂觀。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創業者的堅毅和勇氣,而 Lawsnote 則讓我們預見了人工智慧的美好與未來。

AppWorks 相信,此刻, AI 和大數據是創業者乘風高飛的最佳機會,歡迎申請 AppWorks Accelerator,讓我們與 63 個 AI / Big Data / IoT 校友新創一起幫助你。

智慧客服再進化,看 HIGH5 如何透過 Chatbot 提高行銷效益

Yvonne Wu, Chief Editor (吳怡文 / 編輯長兼自媒體輔導長)

主導文字與編輯輔導。曾任 ⟪HERE! 台北情報共鳴誌⟫ 副總編輯,帶領團隊上山下海,報導永遠讓人開心的休閒資訊。而後進入天下文化,深入挖掘方塊字的魅力。 2014 年,轉往網路世界繼續挑戰自我,任新蛋全球生活網總編輯,努力讓消費者在優雅的氛圍中感受購物的愉悅。畢業於政大廣電,曾遊歷日本兩年,主修人生,副修日文。深信文字的力量,追求觸動人心的那一刻。

 

「大部分的公司都不瞭解自己的客人,甚至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的任務就是幫助他們知道客人的想法和需求,加強雙方互動,進一步提供更好的服務。」
——Nelson Chu, Founder & CEO of HIGH5

2007 年 1 月,賈伯斯曾在 iPhone 的上市記者會上自豪的說:「今天,蘋果將重新發明手機。」(Today Apple is going to reinvent the phone.) 之後,能夠隨時連網的革命性功能果然讓 iPhone 橫掃市場,Mobile Internet 成了人們生活的核心。

而在 11 年後的今天,人工智慧 (AI) 極可能像當年的 iPhone 一樣,對人類的生活方式產生關鍵性影響。透過深度學習和巨量、高速的資料處理,機器正在大幅取代人類的工作,並塑造全新的行為模式。智慧安控、自動駕駛、無人商店,甚至是廣泛出現在網路或實體商店社群媒體的 Chatbot (聊天機器人),都是正在改寫產業結構的 AI 應用。其中,特別是 Chatbot,因為使用者取得門檻低、前期開發成本不高,在運用上也相對容易瞄準痛點,許多企業躍躍欲試,連帶也引起眾多創業者爭相投入,企圖攻佔這個逐漸火熱的市場。

香港出生,美國成長、求學,如今又在台灣落地生根的 HIGH5 (AW#14) 創辦人暨執行長 Nelson Chu 朱浩賢,因為擁有多元的生活經驗和長達十年的職場歷練,在個性上顯得相當沈穩、理性。雖然他也選了 Chatbot 這個熱門題材作為創業題目,並帶著它申請加入 AppWorks Accelerator,但他知道熱潮可能只有一時,能夠永續經營才是王道。於是,打從一開始,他就拒絕可以幫他快速堆疊業績,但功能卻無法延伸、沒有彈性的閉鎖型 Chatbot,轉而傾注全力打造一個平台,讓客戶能夠根據自己的需求不斷修改 Chatbot 的內容,而他則可以進一步的根據客戶提供的客人資料來進行分析,幫助客戶瞭解他們的客人、提供更好的服務。

創業第一課:瞭解當地市場

早從高三時期,Nelson 體內的創業基因就開始活動 。當時,沒有學過程式的他翻書、上網,獨自摸索架出了一個網站,和同學一起販賣台灣的電腦零件,雖然這小本買賣終究不敵資本雄厚的大企業,最後只能黯然收場,但 Nelson 沒有因此退卻,他想到更大的公司看看,思考自己為什麼失敗。

而也就是因為太熱衷於打工與創業,Nelson 的大學花了七年才唸完,但這七年 Nelson 一點都沒有浪費,他一邊在學校修習計算機科學 (Computer Science),一邊透過工作累積網路和電腦相關知識,同時也不斷訓練自己的市場敏銳度。畢業之後,他先後進入 Sony Picture Studio 和 Walt Disney Studio 兩大國際知名公司,繼續磨練自己編寫程式的能力。終於,在十多年後,他隨著妻小來到台灣,展開第二次創業,只是,這第二次創業依舊換了三個題目才塵埃落定。

決定再度創業後,他先是想做一個類似 Yelp 的網站,後來發現台灣早已有了有固定粉絲的愛評網;他也曾做過客製化 T-shirt,雖然生意漸有起色,後來卻又發現它沒辦法規模化而草草結束。「因為我非常瞭解美國,總想著要把美國的東西直接搬過來用,但這兩次的經驗讓我領悟到,美國雖然在某些方面比台灣進步,但也不能只是原封不動地 Copy ,我必須先瞭解當地市場。」看準了 Chatbot 的趨勢,Nelson 把它當作第三個題目,但這次 Nelson 做足了功課,他想先確認市場和客戶的需求。

搜集使用者回饋,打造智慧平台

儘管現在 Chatbot 的功能已逐漸成熟,但兩年前,因為技術還不是那麼到位,使用時經常出現答非所問的情形,客人用得一肚子氣,店家也興趣缺缺。因此,架好平台後,Nelson 決定先免費開放給店家使用,從過程中搜集使用者回饋,藉此不斷精進平台上的功能。

在 HIGH5 的智慧型平台,機器會根據過去累積的大量資料來決定如何回應客人,店家不僅可以針對自家產品與客人特色,自行設定問題與答案,也可以自己決定機器在多少信心水準下可以主動回覆,若真的無法回應,便發出訊息,請工作人員處理。

在 Nelson 眼中,Chatbot 就像是一個嬰兒,可以不斷長大、持續發展,它必須是店家與客人溝通的管道,透過 Chatbot ,店家可以加強與客戶間的互動與連結。所以,除了回應的精準度,Nelson 更重視資料的分析和歸納,他希望可以幫助店家瞭解他的客人,進一步設計出更好的行銷方式。

「我記得剛進 AppWorks 時,每練完一次 Pitch,Nice (AppWorks 合夥人程九如) 都會問我:你的 TA 是誰?仔細思考後我發現,簡單瞭解 TA 和深入瞭解並不相同,能夠深入瞭解時,你才會真的『開竅』。」Nelson 回想他開發 Chatbot 平台的過程。大部分的事業在一開始都是為了滿足市場上的某項需求,但唯有可以深入瞭解產品 TA 的樣貌、煩惱和渴望,才能將產品的特性和功能逐步修正成最能符合 TA 需要的狀態,而這也才是創業者開啟一個 Business 的意義。

然而,在網路世界,再怎麼新穎的技術終究也只有兩、三年的優勢,因為對手往往很快就能開發出類似功能。想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必需在最短的時間內提供值得信賴的服務,讓消費者快速產生黏著。所以,Nelson 絲毫不敢浪費時間,除了搜集用戶回饋,他也積極舉辦免費講座,讓用戶瞭解 Chatbot 的發展空間,也透過這一次又一次面對面交流,確實掌握台灣客戶的疑慮和操作上的問題,逐步進行自我修正,並培養對方的信任,希望能夠搶在第一時間站穩市場。

利用網路效應建立專業形象

異鄉創業,少了地緣與人脈,獨資創業的他,也缺乏大筆行銷預算,除了一步一腳印的座談會,要如何讓更多人認識 HIGH5?「我寫文章。」Nelson說:「我不斷寫文章幫助大家瞭解 Chatbot 的各種可能,那些對 Chatbot 有興趣的人自然就可以在網路上搜尋到 HIGH5。」Nelson 就這樣從自家網站寫到媒體專欄,也因為在網路上的聲量,他開始受邀演講,慢慢的,他為自己在這個新興領域拿到發言權,也建立起自己的專業形象。

去年 12月,Nelson 評估自己的資料庫和平台都發展到一定的水準,他決定開始收費,這對用戶數量的成長自然是一個挑戰,但透過收費機制,HIGH5 可以找出真正想透過 Chatbot 改善客服機制的企業,專心發展更精緻的客製化的服務。


HIGH5 團隊目前進駐在 AppWorks 的 Coworking Space,也在這裡舉行和會員的交流活動

凡事都當老二的 CEO

單槍匹馬始終不是長久之計。所幸,在他積極的招兵買馬下,很快就建立起四人核心團隊。他笑著說:「我能有這些優秀的夥伴,都拜 AppWorks 所賜。」原來,擅長 BD (Business Development,商業開發) 的營運長 Christy Yue 余淑佩是在透過 Nice 引介的一次合作中認識的,全端工程師 Wing Liu 廖駿穎和 Nelson 同為 AppWorks Accelerator 第14屆的團隊,還有一位的正在 HIGH5 實習的機器學習工程師 Jonathan Hsu 許琨杰也是在 AppWorks 的協助下,從多位申請於 HIGH5 實習的學生中篩選出的優秀人才。

從長居幕後的工程師轉身一變,成為必須站在人前的 CEO ,Nelson 沒有太多抗拒,雖然他最愛的還是寫程式,但他知道,當平台發展到一定的程度,自己的工作就必須有所調整。他拼命寫文章,該演講就演講,該做 BD 時就做 BD,為了讓自己的公司生存下去,他努力學習扮演不同的角色,而這動力就是來自其他三位夥伴。他謙虛的說:「我們團隊中的每個人在自己的專業上都表現得比我好,每一件事我都是排第二,但我就在過程中慢慢學習、跟著他們一起跑,我們有共同的目標,也彼此信任。」

身為一個 CEO ,不怕這樣很難管理嗎?針對這個問題,Nelson 用他帶著濃濃香港腔的國語緩緩說道:「如果一家公司的主管因為怕被超越,而去找了一個能力比自己差的人,那個能力差的人又找了一個比他更差的,那公司只會越來越沒有競爭力。相對的,如果你找一個比你厲害的人,他又找了一個比他更厲害的人,那你的公司就會越來越厲害。」過去在美國時,Nelson 接受的就是這種突破階級、每個人都要跟所有人報告的工作模式。現在,他將這個方法帶到自己的團隊,創造出屬於 HIGH5 特有的公司文化,大家在愉悅的氣氛中各展所長,而他自己也樂於扮演一個向所有員工報告的老闆。

許多創業者即使投身數位產業多年,偶爾仍會因為無常的大環境而感到些許疲憊,但 Nelson 卻甘之如飴,面對新創環境的多變,他一慣的態度就是正面迎戰。兩年前,他願意放下在美國累積的成績,回到台灣重新開始,應該也是出於這種對「變化」的熱愛。

根據 Grand View Research 的報告,全球 Chatbot 市場的產值在 2025 年將會成長到 12.3 億美元,透過 AI 結合 Chatbot 融入到日常互動中,將是 Chatbot 最受關注的趨勢。

看著許多只針對單一客戶打造 Chatbot 的競爭者,因劃地自限的經營方式而一一退出戰場,Nelson 很慶幸自己的業績還在不斷成長,但這只是個開始, Chatbot 技術的應用勢必繼續往語音發展,服務對象也不只是想優化客服品質的店家, HIGH5 未來仍有無限的空間可以挑戰。

AppWorks 相信 AI 和 Blockchain 在未來 5 年,將是引領全球數位產業快速發展的核心概念與技術,誠摯歡迎所有 AI 與 Blockchain 相關團隊報名申請第 17 屆 AppWorks Accelerator,與 AppWorks 一起邁向全新的網路世代。

AppWorks School 2 週年成果報告:iOS 班畢業 59 位學員,就職率達八成

Enid Tian, Head of AppWorks School (田育欣 / 之初學校校長)

Team AppWorks 原生成員,2011 年起以實習身份加入,畢業後升格為投資分析師,而後轉任 AppWorks School 校長。台大財金系畢,輔 AIESEC & 國標系。

AppWorks School 2018 夏季學期,iOS Class、Android Class 以及全新的 Frontend Class 聯合招生中,全程免費,名額有限,報名只到 2018/5/25 止,想成為軟體工程師的你,千萬不要錯過 :https://goo.gl/JmB75d


近幾年,台灣的電商、Fintech、AI 等數位產業持續快速發展,正是需要大量軟體工程師投入的關鍵時刻,然而根據 104 人力銀行的調查,2018 年 2 月份,軟體設計工程師類職群,在 104 上就有近 2 萬個職缺,但相關求職人數卻僅有 5 千人,顯示人才供不應求的情況相當嚴重。


圖說:台灣軟體設計工程師的職務供需趨勢
資料來源:104 人力銀行

由於目前各大專院校的電機、資工相關系所尚未能擴大招生,以滿足市場上的人力需求,因此,2016 年 4 月 AppWorks 決定成立 AppWorks School,為台灣培育數位人才,幫助更多優秀的人才學習程式設計,踏入極有前景的數位產業。

而在成立滿兩年的今天 ,AppWorks School 已有五屆 iOS Class 的學員結業、順利踏入職場。 這些班級均採取實作導向的訓練方式,目標是為業界培養有能力自己動手解決問題,具有實際開發經驗的程式設計師。在我們的培訓及輔導下,截至目前為止,結訓的 59 位校友中,已有 48 位順利投入網路產業,成為軟體工程師,就職率高達 80%。

經過這段時間的耕耘,我們對台灣的工程師需求和教育環境有以下幾點觀察和心得,在此與大家分享。

一、非本科系也能成功轉職,技術之外,人際溝通與學習力也是重點

到目前為止,AppWorks School 的 iOS Class #1 – 5 共計有 59 位校友結業,結業後的就職狀況如下方表格所示:全職投入網路產業的學員共計 49 位, 1 人為 Project Manager,其他 48 位均為軟體工程師。


而在這 49 位學員中,僅 7 位是電機/資工畢業的「本科系學生」,若將資管/管科/資科等科系一併列入計算,也只有 16 位學員,共計占 33%,其餘 67% 均是非相關科系畢業的學員,其中甚至有教育/心輔或政治/法律/經濟學系等俗稱「文組科系」的學員順利跨過轉職門檻。


圖說:AppWorks School / iOS Class #1 – 5 學員畢業科系統計

根據以上統計,我們認為學習程式開發並非理工科學生的專利,因為在組織運作的過程中,工程師不只需要技術專業,也需具備溝通能力,如果不能與團隊順暢合作,反而會對組織運作形成障礙,所以溝通能力也是企業主在召募工程師時相當重視的一項要素。相對的,即使過去沒有學習程式的經驗,若善於了解使用者需求,又充分展現出積極學習的動機,以及對程式開發的熱情,非本科系的學員一樣也能順利找到欣賞自己的伯樂。

iOS Class #3 的學員 Celeste,過去在生醫領域做研究,進入 AppWorks School 前完全沒有程式背景,但她卻因為能夠清楚表達自己的轉職動機,且知道如何解決開發過程中遇到的問題,讓 AppWorks School 的合作企業感到相當驚艷,決定發出 Offer Letter。

二、App 成為企業標配,學員畢業後平均僅 26 天即可到工作

Mobile App 的開發需求自 2007 年 iPhone 上市後大量增加,近 10 年來,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無論是小型新創或是集團企業,均持續探索如何透過行動裝置提供更進階的服務。儘管網路業界不時出現 App 開發需求已達飽和的說法,但觀察與 AppWorks School 合作的企業夥伴,以及學員結訓後的求職過程,我們發現 App 工程師需求仍然非常龐大。

這個現象主要是因為在人手一機的時代,企業除了需要以 App 為消費者提供服務,針對內部的管理及溝通,也傾向透過開發企業內部專用 App,來提升組織的運作效率。此外,許多大企業在剛開始提供 App 服務時,為求快速、簡便,多半選擇將 Web 服務直接包裝成 App ,「先求有」,但隨著消費者習慣的改變,App 服務已經到了必須「求好」的階段,許多企業都開始打造全新的開發團隊,以求優化 App 服務,提升使用者體驗。


圖說:AppWorks School / iOS Class #1-5 學員求職天數統計

而從人才供應端來說也可發現到同樣的狀況,以 AppWorks School 為例,結業後馬上選擇求職的 45 位學員 [1], 絕大部分在結訓後 50 天內就能找到工作,平均求職天數為 26 天,甚至有學員在結訓前就收到 AppWorks School 合作企業的 Offer。

根據求職網站 yes123 於 2017 年中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新鮮人求職平均所需時間為 66 天,比 AppWorks School 的畢業校友整整多了 40 天,這樣的差距,除了展現出 AppWorks School 學員在結業時已具備充分技能,足以進入職場貢獻所長,同時也證明了目前企業界對 App 開發者與軟體工程師依然有相當大的需求。

三、國內外企業競相爭取優秀人才,軟體工程師薪資相對優渥

近年,台灣的數位產業急速發展,除了網路新創持續需要大量軟體工程師來開發商品或服務,眾多尋求轉型的中、大型企業,也需要優秀程式設計師來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事實上,眾多國際網路公司也已將觸角伸入台灣,在此設立研發中心,積極延攬台灣的軟體人才。如新加坡商 Carousell 2017 年在台灣成立了由 20 位軟體工程師組成的研發團隊;來自新加坡的 ShopBack 在台灣大舉招募後端工程師;美商 Innova 也來台設立據點,目標是建立 500 人規模的研發工程團隊。

各方競相爭取人才,使得軟體工程師的薪資待遇較同樣資歷的其他職務工作者高出不少,根據 104 人力銀行的薪資情報調查,新鮮人軟體工程類的職缺,平均月薪為 NT$ 40,000,若年終獎金以 2 個月計算,年薪約 NT$ 560,000。而 AppWorks School 學員結業後,有揭露薪資待遇的 42 位學員中,其第一份工作的年薪中位數為 NT$ 624,000,平均數為 NT$ 635,000 ,平均較市場高出 13% 左右。

就長期發展而言,資深工程師的薪資一樣相對豐厚,著名直播平台 17 日前招募工程師,資深者年薪至少 NT$ 100 萬以上,如有能力跨出台灣,挑戰海外網路公司,甚至有機會拿到 NT$ 10-20 萬的月薪。

在全球新創與大型企業求才若渴的當下,軟體工程師可說是未來十年最有前景的工作之一。只要願意花時間、踏實磨練開發技術,順利進入網路公司,都能有不錯的發展。網路與軟體科技對人類的生活影響,仍在持續擴大中,對想要在關鍵的一刻參與時代變革的人而言,成為一名軟體工程師,絕對是一個最佳選擇。

為此,AppWorks School 也在將 2018 年投入更多資源,針對不同技術人才的需求,開設不同的班次,除了已有五屆學員畢業、在業界享有口碑的 iOS 班將持續招生,也因應企業的強烈需求,開設了 Android Class 與 Frontend Class,其他如 Backend、Data Engineer 等技術班次也都在規劃中。

我們非常期待可以在台灣數位產業起飛的此刻,貢獻一點微薄的力量,更希望能夠幫助台灣的人才,透過我們設計的課程,開發自己的潛能,在網路這個前景無限美好的舞台上,一展長才。

[1]結業後,有部分學員因為選擇創業或其他個人因素,並未在第一時間 (90 天內) 投入網路產業,待個人因素解除後,才重新求職,因此不列入統計,投入其他產業工作者亦不計入。 返回文章

AppWorks School 2018 夏季學期,iOS Class、Android Class 以及全新的 Frontend Class 聯合招生中,全程免費,名額有限,報名只到 2018/5/25 止 (申請資訊:https://goo.gl/JmB75d),想成為軟體工程師的你,千萬不要錯過。

比 UNO 更容易上手的 Maker-UNO

Bird Liang, Chief Engineer (梁子凌 / 技術長兼工程輔導長)

負責 AppWorks 技術策略與佈署,同時主導工程輔導。人生的第一份正職工作是創業,之後在外商圈電子業中闖蕩多年,經歷過 NXP、Sony、Newport Imagining、Crossmatch 等企業,從事無線通訊、影像系統、手機、面板、半導體、生物辨識等不同領域產品開發。熱愛學習新事物,協助團隊解決技術問題。放棄了幾近退休般的生活加入 AppWorks,為的是幫助更多在創業路上的人,並重新體驗創業的熱情。台大農機系、台科大電子所畢業,熱愛賞鳥、演奏管風琴,亦是不折不扣的熱血 Maker。

Arduino UNO 大概是 Arduino 所有的開發板中最受歡迎、用量最多的一塊。它伴隨著 Arduino IDE 1.0 一起問世,可以說是所有 Arduino 開發板的老祖宗。UNO 這個字在義大利文中就是 “ONE” 的意思,充分代表了它的地位:它是大部分人接觸 Arduino 的第一片板子。即使後來有了許多更新、功能更強大的 Arduino 開發板 (如有 USB device 功能的 Leonardo、有更多 I/O 和更大記憶體的 MEGA 2560、使用 Cortex-M0+ 處理器的 Zero等等),但對許多第一次接觸 Arduino 的人來說,UNO 仍然是他們的首選。

UNO Arduino 已經是超過十年之前的設計,它上面的處理器 ATmega328P 甚至還是 DIP 包裝的。雖然經過幾次改版,但它的功能仍然漸漸有些不足,因此在 Arduino 的 Create Common 授權之下,市面上也開始有很多相容於 Arduino UNO,但是有著各種不同改進的板子。

AppWorks #15 團隊 Cytron Technologies 是一間來自馬來西亞、專注於教育和 maker 市場的 marketplace,他們生產很多品質很好的教育套件和 maker 用的模組,當然也包括各式各樣的 Arduino 相容板。

Cytron 最近推出了一塊稱之為 Maker-UNO 的 Arduino 開發板,目前正在 Kickstarter 上群募。我向 Cytron 借了一塊熱騰騰剛出爐的 Maker-UNO,想要了解一下這塊為教育市場設計的板子有何過人之處。

Cytron 才說要寄一片 Maker-UNO 給我,隔天我就在公司收到來自 FedEx 的包裹。馬來西亞跟台灣之間的物流實在很厲害,這應該是這個區域經營跨境電商的重要助力。

這是 Cytron 產品一貫的藍色紙盒包裝,我看過很多 Cytron 的其他產品,包裝都蠻精緻的。

外盒打開,裡面還有一個更小的紫色紙盒,這裡面才是 Maker-UNO 的本尊。這個小紙盒是有玄機的,等下會介紹。

終於見到 Maker-UNO 本人了。它的電路板防焊層居然是紫色的!綠色、藍色這種常見的防焊顏色不稀奇,我看過紅色、黃色、甚至透明的防焊,但紫色還是第一次看到。不過我知道防焊的顏色其實可以用調的,以前曾經為了要讓某一片在台灣板廠生產的電路板符合日本生產的防焊顏色,就讓板廠調了很多介於兩個顏色的中間色來讓我比對。

這片 PCB 的品質算很不醋,CNC 切的板邊很平整,沒有毛邊。因為電路不是太複雜,所以線徑沒有很細,文字層也沒有非常細的圖案,但從 logo 的 free graphics 看起來,網印的精細度蠻高的,對齊的精度也不差。SMD 焊點的錫量偏多,可能是為了要抓緊那四個排針插座,讓它們可以承受較大的應力。這四個插座是全 SMD 的零件,不像傳統的 UNO 板用的是插針的零件。

主要的特性

Maker-UNO 最重要的改進,就是在板子上加上了許多「立即可用」 的 I/O,包括在 digital I/O pin 2 到 pin 13 上的 LED、在 pin 2 上的一顆按鈕,以及在 pin 8 上的一個壓電蜂鳴器。

原來的 Arduino UNO,除了一顆接在 pin 13 上的 LED,沒有其它可以跟外界溝通的零件。因此大部分使用 Aduino UNO 的第一個 project 都長這樣:

雖然板子上已經有 LED,但如果需要按鈕的話,無論如何,使用者都得外接幾條線才能辦得到。Maker-UNO 很貼心地在所有的 I/O 腳都加上了 LED,光是這 12 顆 LED 能做出的效果和樂趣,就遠勝於只有一顆 LED 在那邊閃阿閃的 Aruino UNO。而對於比較進階的 project 來說,在 Arduino 主板上有一組一目了然的 LED,可以即時知道所有 I/O 腳的狀態,也是非常方便的功能。

而接在 pin 2 上的按鈕則解決了 Arduino UNO 長年以來最令人頭痛的問題: 板子上沒有可以跟使用者互動的輸入裝置。搭配像 OneButtonClickButton 這樣的 library,一顆按鈕就可以做出很多跟使用者互動的有趣功能。按鈕接在 pin 2 也是有原因的:在 ATmega328 的板子上,只有 pin 2 跟 pin 3 可以用 attachInterrupt() 設為外部中斷輸入。

至於 pin 8 上的 piezo buzzer,可以用來發出簡單的聲音,更是提供了一個 LED 之外跟使用者互動的輸出。為了保持跟 UNO 的相容性,這個 piezo buzzer 串了一個開關,需要它閉嘴的時候可以把它切掉。

其它貼心的設計

除了以上的主要特性外,Maker-UNO 還有一些貼心的小設計。

首先是將 Arduino UNO 上的 USB type-B 插座換成了 Micro-B 的插座,畢竟都已經 2018 年了,誰還在用 type-B 啊 ? 而且 Maker-UNO 也取消了 DC 電源插座和板子上的 linear regulator,因為絕大部份的使用者都是透過 USB 供電來使用 UNO。

Arduino UNO 上用了一顆 ATmega16U2 當做 USB-to-UART 的界面。在設計 UNO 的那個年代,USB-to-UART 的晶片選擇可能不多,只有少數如 FTDI FT232 這種昂貴的產品可以使用,但這麼多年下來,隨著 USB Forum 將 CDC (communication device class) 標準化之後,各式各樣的 USB-to-UART 晶片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市場上,實在沒有理由再繼續用 ATmega16U2 當作 USB-to-UART 的 bridge。雖然 UNO 上也保留了 16U2 的 ICSP 插座,讓使用者可以將它燒錄成 virtual serial port 以外的 USB 裝置,做一些更有創意的應用,但會這樣用的人畢竟少之又少,而且開發 USB 相關應用最適合的平台應該是 Arduino Leonardo。因此 Maker-UNO 上用 CH340 這顆這幾年在 maker 界非常流行的 USB-to-UART 晶片取代了 ATmega16U2。這顆晶片不僅常見於各種第第三方開發的 Arduino 板,也很常被用在 ESP8266 的實驗板上。

另外,早期的 Arduino 板子幾乎都是純 5V logic 的設計,板子上雖然有一個 3.3V 的 ragulator,可以透過 shield 上的電源腳供電給其它疊在一起的板子,但它的輸出只有 50mA 的能力,其實推不了什麼東西。如果 project 中需要用到比較大的 3.3V 電源,都要另外從 +5V 或 VIN 的 rail 去轉。但隨著現在 3.3V logic 的產品和應用越來越多,3.3V 反而變成系統中很重要的電源,因此 Maker-UNO 將 3.3V 的供電能力增加到 500mA。至於 5V 可以供多少電,就看它接的 USB 上游 VBUS 有多少供電能力而定。

除了以上所述的特點外,Maker-UNO 保有跟 Arduino UNO 的完美相容性,它的板子外型完全相容於 R3 shield,而軟體上也完全相容於 UNO,在 Arduino IDE 中 target board 只要選 “Arduino/Genuino UNO” 就可以了,不需要其它的 board support package,而且 Maker-UNO 出廠時預載的是 Optiboot 這個改良過的 bootloader,更小、更快、支援更高的 baudrate。

初登場

在小紙盒的上蓋背面,印著 “Hey MAKER! Let’s start making something!”。下面有幾個立即可做的實驗:執行 Arduino 的天字第一號範例 “Blink”、測試按鈕的範例 “DigitalInputPullUp”,以及讓蜂鳴器發出一小段旋律的範例 “toneMelody”。這幾個範例都內建在 Arduino IDE 中,使用者拿到板子照著盒子上的步驟就可以直接開啟專案、編譯、上傳,馬上看到結果。

而盒子地底部的 QR code 則會導引使用者到 Maker-UNO 的 Getting Started 頁面,告訴你如何下載、安裝 Arduino IDE,如何安裝 CH340 USB-to-UART 的驅動程式,如何編譯及上傳第一個專案。除了英文之外,下面還有馬來文的版本,因為馬來西亞是 Cytron 的母市場啊。

試了這幾個小範例之後,我也手癢想來玩一下這一整排 LED,因此就寫了一個小程式。

我本來想用結合 PWM 呼吸燈跟跑馬燈來寫一個會 fading 的霹靂燈,但是 ATmega328 的平台只有在 pin 3, 5, 6, 9, 10 上支援用 analogWrite() 產生 PWM 訊號,因此只好寫簡單一點的跑馬燈。這個程式花了我 5 分鐘,過程中幾乎沒有碰到什麼問題,編譯、燒錄、執行都一次成功。(程式碼在這裡)

Maker-UNO 確實是一片比 Arduino UNO 更適合教育市場、更容易上手的板子。不必再準備麵包板,不必再準備額外的零件,拿到板子就可以開始做實驗。

最後,前面說過這個紫色的小盒子有個小機關,其實就是它旁邊開了一個讓 micro USB 接頭剛好可以插進去的洞,因此你可以就把小紙盒當作是 Maker-UNO 的盒子,將它放在裡面也可以用 micro USB 供電做實驗,是個非常貼心的設計!

有興趣的 Maker 朋友,可以直接上 Cytron 的網站訂購。

歡迎所有 IoT 團隊加入 AppWorks Accelerator

AppWorks School / 2018 夏季學期 – iOS、Android Class 及全新 Front-End Class 聯合招生中 – 全程免費、實作導向,幫助你成為專業軟體人才!

全程免費、實作導向,選擇你喜愛的技術,成為專業軟體人才!

AppWorks School 成立於 2016 年,致力提供想投入數位、網路與電商產業的人才,免費、實作、高效、與業界結合的紮實培訓計畫。過去兩年,已畢業 59 位學員,其中 48 位成功投身網路界,在 91APP、UDN Shopping、CHOCOLABS、Tagtoo、巴哈姆特、早餐吃麥片等知名企業擔任軟體工程師,工作表現普遍獲得企業肯定。

為因應市場上技術人才的多元需求,除了原有的 iOS 與 Android Class,今年 7 月 AppWorks School 將全新增設 Front-End Class,我們計畫從 HTML/CSS/JavaScript 等網頁前端開發基礎著手,引領學員進入進階的 React.js 開發框架,並學習 Node.js 後端開發基礎,培訓學員成為具扎實網頁開發基礎的前端工程師。

在此呼叫所有對學習軟體開發有興趣、樂於挑戰自我,想轉換至更有未來的工程職涯的朋友,把握這個寶貴的機會。

即日起開放報名,3 個班次,每班限額 15 名

  • 課程費用:全程免費,沒有任何隱含費用
  • 學習期間:
    • 遠距預習 (4 週):2018/7/02(一) – 7/27(五)
    • 駐點集訓 (16 週):2018/7/30(一) 開學日 – 11/16(五) 結業日
  • 集訓地點:台北市信義區基隆路一段 180 號 3F
  • 內容規劃:
    • 遠距預習 (4 週)
      每週約 15-20 小時的學習量,我們將提供線上預習資源與每週預習進度,幫助學員為開學後的高強度課程預做暖身。期間無須進駐 AppWorks School。
    • 駐點集訓 (16 週)
      開始進駐 AppWorks School,每週約 65-75 小時的學習量,包含每週一到五 9:00 – 18:00 全程參與,及週間晚上與週末的指定閱讀與功課。平日晚間與週末的時間你仍然可以彈性安排,只要自律地完成學習進度即可。
    • 培訓大綱
  • 就業媒合:
    在集訓尾聲,AppWorks School 將規劃履歷撰寫、模擬面試等工作坊,並與 Hiring Partners 合作,舉辦 Hiring Day 活動,幫助學員加速找到心目中的理想工作。
  • 技術專題 / 實務分享 / 企業參訪:
    每週固定安排,藉由 CTO、Senior Developer 分享實務經驗、公司組織文化、 開發流程等專題,幫助學員熟悉網路公司的運作,瞭解未來將面對的機會與挑戰。
  • 校友分享會:
    如果你想當面聽聽校友們的經驗分享,或是進一步了解 AppWorks School ,都非常歡迎你來參加,讓我們幫助你做最好的決定。 (出席與否不影響申請評估結果)

    • 5/09 (三) <超越入門 – 初階開發者如何加速轉職> (請於 FB 活動頁查閱詳情)
    • 5/17 (四) <關鍵少數 – 發現女性工程師的職場優勢> (女性限定,請於 FB 活動頁查閱詳情)

報名方式

  • 申請資格
    • 以成為優秀軟體工程師為目標
    • 年滿 18 歲,合法居留於台灣
    • 遠距預習 4 週、駐點集訓 16 週,具備全程參與的決心
    • 如經錄取,能自備筆記型電腦參與集訓 (iOS Class 須備 Mac 筆電)
  • 申請方式
  • 作業時程
    • 2018/5/01 – 5/25(五) 23:59 接受申請
    • 2018/6/10(日) 23:59 以前,個別以 Email 通知申請結果

校友心得

AppWorks School 是一個起點,幫我跨越入門的巨大障礙並理解業界現況,同時,它也提供就業媒合服務,讓我真的站上起跑點、拿到入場券。至於站上舞台後可以走多遠、走多久、走到哪裡去,就是每個人的選擇了。如今我獲得了想要的能力,在職涯上選擇更廣、機會更多、待遇也更好。
—— Jing Chuang, iOS Class #1 學員 (現於 UDN 行動發展部擔任 iOS Developer)

從來沒想過在這 14 週裡的衝擊會那麼大,不管是同學、前端技術和總共花在 AppWorks School 的時間,都短了我和業界的距離。當我在企業媒合的階段,開啟每一家公司 iOS developer 職缺需求的時候,我發現,我真的與軟體工程師越來越近了。因為 AppWorks School 教會我的,不只是 iOS App 開發而已,而是成為任何一種軟體工程師的學習路徑。
—— Brady Huang 學員 (現於 Uchange.to 擔任 Python Backend Engineer)

我認識了一群對學習充滿熱情的朋友,僅管畢業了還是會分享彼此學到的新知識,並且一起打鬧,在這種高壓環境下產生的情誼是十分珍貴的。而透過 School,我也認識了前幾屆畢業的學長姐,大家互相發問、討教,也是意外的收穫。我相信,隨著畢業學生人數的增加,AppWorks School 會成為一個逐漸壯大的社群,希望未來有更多對學習有熱情的朋友加入,為軟體業注入新血。
—— Francis Tseng, iOS Class #4 學員 (現於 GoodLife 擔任 iOS Developer)

活動剪影

實作討論

IMG_9811

企業參訪

iOS Class #3 Visit

20992597_1371935069580102_7109728065425995590_n

技術專題 / 實務分享

iOS Class #3 Sharing

iOS Class #3 Mentor Lunch

FAQ

參加 AppWorks School 需要具備哪些相關技能?不會寫程式也可以嗎?
只要你符合申請資格 – 年滿 18 歲、在台灣合法居留、想成為軟體工程師,並具備全程參與的決心,不限學經歷、科系背景,都歡迎你填寫報名表。

免費參加課程需要簽訂任何契約嗎?結訓後我可以自由選擇工作嗎?
除了與學員約定基本公約與保密義務的君子之約 (點擊查閱範例),AppWorks School 不會與學員簽訂其他權利義務關係。結訓後,你可以自由應徵工作,AppWorks School 也會透過與企業夥伴的媒合活動,幫助你在第一時間取得最多工作機會,做出對自己最好的決定。

AppWorks School 不收學費,那你們要靠什麼賺錢?
AppWorks School 的初期營運費用由 AppWorks 全額負擔。當我們培養出網路公司需要的人才,則會得到介紹費,維持學校的營運,藉此, AppWorks School 可以專注教育網路公司需要的人才,是更有長期思維、以人才與公司雙贏為目標的機構。

我是全職上班族,可以部分參與 AppWorks School 的課程嗎?
由於 AppWorks School 以人才就業與實作為目標,因此課程內容非常繁重 (是的,需要有心理準備),為了讓學員有最佳學習效果,我們需要你的全程參與。

AppWorks School 還會開設其他班次嗎?
AppWorks School 將依據網路產業的職缺需求規劃其他課程,也歡迎你填寫調查表,讓我們知道你感興趣的課程,若有相關規畫,我們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你。

AppWorks 為什麼要經營 School ?
在 AI 與自動化科技快速崛起,持續顛覆傳統行業的現在,加入網路、電商、遊戲、廣告科技、物聯網、機器人、智慧汽車、AR / VR 等蒸蒸日上的新科技行業,無疑是 21 世紀人才最保險,也最有發展性的職涯選擇。

然而,這些新興企業需要的專長,如日新月異的開發工具,或是行為標籤、資料科學、成長駭客 (Growth Hacking)、開發營運 (DevOps) 等新領域,都是傳統學校體系難以跟上腳步的。也因此,我們觀察到學校與新興科技業界間的學用落差、數位落差日益擴大。

從 2010 年開始,AppWorks 長期推動數位經濟在大東南亞 (台灣 + 東協) 的發展,透過 AppWorks Accelerator 創業加速器與 AppWorks Funds 創投基金,幫助、投資網路創業者,目前已經支持 EZTABLE、Pubgame、91APP、KKday、創業家兄弟、Lalamove 等超過 300 家網路與電商公司,全體年產值超過 390 億台幣,雇用員工人數達 5,696 人。隨著生態系的快速成長,我們也發現在人才的質與量上,都越來越難滿足所有公司的需求。

因此,為了幫助年輕人成為新時代科技公司需要的人才,也為了幫助 AppWorks Startups 找到更多優秀的生力軍,在 2016 年,AppWorks 決定成立 AppWorks School。

AppWorks School 與 AppWorks Accelerator 有什麼不同?
AppWorks Accelerator 提供「創業者」需要的策略輔導、行銷資源、財務、法務諮詢等服務,幫助創業者逐步打造出一流網路公司;而 AppWorks School 則專注於培養網路產業所需的一流軟體人才,幫助他們學習開發技術、大小型專案管理實務等技能。